当前位置:>>案例库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8-06-14 14:47:33     文章来源:原创     点击量:222

警惕关联企业实质合并破产的法律风险

 

  目前我国破产法对合并破产制度并无任何成文规定,但在司法实践中运用合并破产已属常态化。

  案例简介

  A公司主营纺织品,经营状况尚可,与其他5家公司是关联企业,其实际控制人均为卢某。A公司于201134日向当地农商行贷款300万元,到期日为201233日。但20115月,卢某突然死亡,6家公司集体停业,同时于2011515日向地方法院申请破产清算。519日法院分别裁定,上述6家关联公司一同进入破产程序。

  后破产管理人主张6家关联公司人格混同,应合并破产:对6家公司进行合并审计和评估,将6家公司的破产财产作为一个整体拟定分配方案,对全部普通债权人按统一清偿率进行清偿。农商行主张A公司享有独立人格,应进行独立破产,主要抗辩理由是目前我国成文法并未确认合并破产制度,人格混同只适用于公司与股东的情形。

法院认为,上述6家关联公司组织机构混同、财产混同,违反了公司资本三性原则,认定6家公司存在人格混同,裁定进行合并破产清算。

 

  法律分析

  (一)司法现状

  关联企业合并破产可分为程序合并与实质合并。所谓程序合并,是指案件的合并审理,但各企业仍保持法人人格的独立,债权清偿方案分别确定,例如最高人民法院于20183月印发的“十大破产典型案例”中的“浙江南方石化工业有限公司等三家公司破产清算案”。而实质合并,则是指将多个存在人格混同的关联企业视为一个单一企业,在统一财产分配与债务清偿的基础上进行破产程序(包括实质合并重整和清算),各关联企业的法人人格在破产程序中不再独立,例如“十大破产典型案例”中的“江苏省纺织工业(集团)进出口有限公司等六家公司破产重整案”。本文针对实质合并展开论述,下述合并破产均指实质合并破产。

  合并破产制度仍是现行立法的缺失,甚至过去司法审判对实质合并持否定态度。中国之所以引入实质合并破产制度,一方面是实现实质公平的需要。另一方面也是节约司法成本的需要。多个关联企业均进入破产程序,此时在债务清理、财产界定、资产追索、重整挽救等方面出现的问题要比单个独立企业破产复杂的多。故法院、管理人也希望通过合并破产提升效率。

  鉴于立法空白的现状,法院裁定关联企业合并破产,普遍参照了《公司法》关于“法人人格否认”(即“揭开公司面纱”理论)的判断标准,并援引《企业破产法》第1条、第2条关于“公平清理债权债务”的原则、企业“有明显丧失清偿能力可能的”的情形以及《民事诉讼法》关于“共同诉讼”等规定进行适用。在我国的破产实践中,对关联企业进行合并破产实际上已经进入常态化,在《人民法院报》及各地方法院的公告栏中可以经常看到关于企业合并破产的公告。最高人民法院2018年“十大破产典型案例”中就有2个案例涉及实质合并。故在破产审判中也基本形成了合并破产的普遍实践。为了能在破产审判涉及的主要问题上达成共识,最高人民法院于201834日印发了《全国法院破产审判工作会议纪要》,其中第6部分“关联企业破产”,就对实质合并规则的部分问题进行了统一。

  (二)法律风险

  企业破产,包括合并破产的最终目的是实现公平清偿的目标。故部分债权人(例如在合并破产前受偿率相对较低的债权人)也有可能会因合并破产而受益。这里主要论述关联企业合并破产对银行债权人信贷债权的可能负面影响。

  1.债权受偿“缩水”。一是债权提前到期,利息计算截止关联企业中最早的破产申请受理日。根据《企业破产法》第46条规定:“未到期的债权,在破产申请受理时视为到期。附利息的债权自破产申请受理时起停止计息。”并且,合并破产将多个人格混同的关联企业视为一个整体,故息债权计算统一截止最先破产企业裁定受理日,例如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在(2017浙民终808判决书中就支持这种观点。二是保证期间提前,关联企业互保责任因主体合一而归于消灭。首先,主债权尚未到期的,破产受理时视为到期,故保证期间也从受理日开始计算。其次,关联企业相互保证担保的情况较为常见,合并破产会使借款人、保证人主体归于同一整体,彼此之间的保证担保关系随之消灭。三是当合并破产企业负债增加值大于资产增加值,债权申报增加,受偿比率减少。

  2.诉讼管辖争论。合并破产使银行债权人对管辖法院的选择减少,打破了信贷合同原有约定。合并破产涉及多个关联企业,住所地不一。控制企业、核心企业住所地法院、主要财产所在地法院或者首先受理法院管辖,均有可能给银行维权造成极大不便,使银行参与破产程序意愿减弱。

  3.破产程序调整。法院裁定对关联企业实行合并破产,涉及各关联企业实质合并前后破产程序的衔接和债务统一清偿。从整体看,破产效率提高,但从单个关联企业看,也可能致使该关联企业的破产进程拖延。同时,合并破产会导致指定新的管理人或者对原指定的管理人进行必要调整,银行债权人可能需再次与管理人开展沟通协商。

  4.物权暂停行使。根据《企业破产法》第109条规定:“对破产人的特定财产享有担保权的权利人,对该特定财产享有优先受偿的权利。”但在重整程序中,财产担保债权变现权利的行使受到一定限制,《企业破产法》第75条规定:“在重整期间,对债务人的特定财产享有的担保权暂停行使。”以免因担保物的变卖、执行而影响重整程序挽救企业功能之发挥。根据该法第96条规定,法院裁定和解的,“对债务人的特定财产享有担保权的权利人,自人民法院裁定和解之日起可以行使权利。”但我国破产法唯独对清算程序中是否暂停行使财产担保权利未作规定,导致司法实践存在不同观点。实践中,法院仍视是否有利于破产财产价值最大化和实务管理,作出决定,例如企业厂房抵押,但单独行使抵押权,就会影响厂房内机器设备的维护与使用,在此情形下,法院也会裁定暂不行使厂房的抵押权。

  5.破产撤销权。企业被连带破产,使银行债权人措手不及。而银行为保障信贷债权而采取的防控举措,往往会被认定为偏袒性清偿行为,而遭遇被撤销的困境。我国《企业破产法》规定的可撤销行为可分为破产欺诈性行为和偏袒性清偿行为。其中偏袒性清偿行为包括:债务人在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前1年内对没有财产担保的债务提供财产担保、对未到期的债务提前清偿,以及在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前6个月内,债务人有“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或者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的情形,仍对个别债权人进行清偿3种行为。

  防控建议

  (一)要擅于运用企业集团思维,把握整体授信,夯实保证担保。在贷款“三查”时,要擅于通过分析股权结构、账户流水、工商登记信息、征信报告等内容,穿透企业关联关系,发现企业集团的实际控制人,理清关联企业的关系网、利益网和运作模式,通过审核企业集团的资产、负债情况,准确判断其资金需求与还款能力,实行整体授信总额控制。对无实业、以资本运作为主的空壳公司,应谨慎授信。同时,避免选择“一套人马,多块牌子”的人格混同的关联企业进行无效保证,尽量选择财产担保或引入自然人保证担保、集团外保证人担保。

  (二)要擅于运用破产法思维,参与破产程序,积极主张权益。我国企业破产实践充分尊重破产当事人(尤其是债权人委员会)意思自治原则,并以公平清偿为最终目的。作为银行债权人,首先应消除企业破产恐慌,积极参与、运用破产程序,并尽可能参选债权人委员会主席,掌握主导权和主动权。其次,加强与法院、管理人、其他债权人之间的沟通协商,积极争取保障自身权益。

  (三)要及时运用破产抵销权,扣收账户款项,尽快挽回损失。根据《企业破产法》第40条规定:“债权人在破产申请受理前对债务人负有债务的,可以向管理人主张抵销。”但目前关于银行能否对债务人存款行使破产抵销权仍存在争论,反对者基于银行在资金结算业务方面的绝对垄断性的考虑,认为抵销是对具有相互性的交叉债权通过抵销以消灭债务的行为,而储户对银行存款享有是债权还是物权,本身即存在争议,且我国立法规定也有矛盾。同时抵销要求债权存在交叉、相互性,故应区分存款账户(该观点将存款账户限制解释为定期存款账户)与结算账户。但笔者认为,因为银行优势地位就否定其破产撤销权,实为不妥:英国、美国、法国均持肯定态度,银行可扣划存款用以抵销债务,这也是维护金融安全、保护银行债权的必要手段,且并不存在我国《企业破产法》规定的禁止抵销情形。故笔者建议对于企业破产申请受理日前的银行账户款项先予扣划。我国破产制度赋予了管理人3个月的异议期。同时,我国司法实践裁定合并破产普遍出于各个关联企业存在法人人格混同的事实,故应允许银行对合并破产的成员企业的银行账户行使破产抵销权。(浙江天台农商银行 项赟)

 

附件下载:




电话:010-68981196 通用网址:中国农村金融网 网络实名:中国农村金融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2018315号-1 中国农村金融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