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案例库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8-04-13 14:41:38     文章来源:原创     点击量:3207

警惕工资造假损害抵押债权

 

目前司法实践普遍将被执行人的职工主张支付被拖欠的工资报酬及其它基于劳动关系应享有的权益,在执行分配中优先于抵押债权。鉴此部分被执行人通过虚假诉讼或者仲裁捏造工资负债,企图逃废债。而识别和防范虚假诉讼尚属于司法难题。本文拟通过一则案例,阐述抵押权人维权遭遇的瓶颈,分析相关法理及程序,并提出若干警示。

 

案例简介

201549日,浙江某农商银行与轩翔公司在法院调解下就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达成协议:一、轩翔公司201569日前返还所欠浙江某农商银行借款本金478万元并支付利息;二、如轩翔公司逾期付款或付款不足,浙江某农商银行有权就轩翔公司所有的坐落于**的房地产折价或拍卖、变卖所得价款享有抵押优先受偿权。法院制作民事调解书。但轩翔公司并未履行调解书内容。故浙江某农商银行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在执行过程中,市土地储备中心对抵押房产进行收储,土地收储款500.23万元。另,陶某艳等16就轩翔公司拖欠自己工资提供了该法院于201633作出的民事调解书16份,李某提供了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于2015831作出的裁决书1份,均向该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轩翔公司尚欠17名职工工资总计129万元。该法院就抵押房地产的土地收储款制作了《被执行人轩翔公司执行款分配公示表》,载明优先支付劳动工资、诉讼费、执行费、保全费、抵押前欠缴税款共计199.57万元,余款300.66万元支付浙江某农商银行,并予以公示。浙江某农商银行于2016713日就分配方案提出执行异议,并于201719日提出执行分配方案异议之诉。

浙江某农商银行认为,目前并无任何法律规定执行中职工工资及其他案件的诉讼费、执行费、保全费等优先于抵押债权受偿,同时本案职工工资数额之大、时间跨度之久有常理,职工提供的民事调解书、仲裁裁决书内容与轩翔公司自己向法院的陈述矛盾,不能排除双方串通虚构欠薪事实。而法院认为,职工工资就其性质而言,是基于劳动合同关系产生并维护劳动者生存权的特种债权。劳动者获得劳动报酬是宪法赋予的基本权利。生存权作为人的最基本属性,工资债权的实现对于保障劳动者维系自身和家庭成员最起码的生存具有重要意义。而抵押权所保障的是民事主体的经营性利益,即民事主体的普通权利。两者相较而言,确立工资债权的优先权是人权高于债权的利益衡量。同时《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510条规定“参与分配执行中,执行所得价款扣除执行费用,并清偿应当优先受偿的债权后,对于债权普通债权,原则上按照其占全部申请参与分配债权数额的比例受偿”,故执行费用的扣除应当优先于抵押债权受偿。而对于浙江某农商银行提出的企业与职工串通虚构欠薪事实的观点,由于本案职工工资债权均由生效法律文书作出认定,原告对该债权是否真实为由提出异议不属于执行分配方案异议之诉的审理范围。

最终,法院驳回了浙江某农商银行的诉讼请求。

法理分析

(一)工资债权是否优先于抵押权有待论证

实践中,当被拖欠工人工资在执行中无法得到全额清偿,法院普遍会联合政府部门或者监管部门,协调引导银行在抵押财产的执行款中让渡部分用于清偿工人工资。如果银行不同意,那么法院也会直接认定工资债权优先于抵押债权,在分配方案中先满足被拖欠工人的工资,正如本案情况。但这种观点仍是值得探讨的:

1.尚无法律明确规定

诚然工资与生存权利息息相关,但目前并无任何法律明确规定工资债权优先于担保物权。尽管在我国《企业破产法》第132条规定了“本法施行后,破产人在本法公布之日前所欠职工的工资和医疗、伤残补助、抚恤费用,所欠的应当划入职工个人账户的基本养老保险、基本医疗保险费用,以及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支付给职工的补偿金,依照本法第一百一十三条的规定清偿后不足以清偿的部分,以本法第一百零九条规定的特定财产优先于对该特定财产享有担保权的权利人受偿”,但该优先于担保物权的工资债权仅限于《企业破产法》公布之前。如欠薪发生在该法公布后,则应按照第109条关于“对破产人的特定财产享有担保权的权利人,对该特定财产享有优先受偿的权利”的规定,由担保权利人优先受偿。工资债权应在排除特定财产的普通财产中,并在扣除破产费用和共益债务后优先受偿。

2.引发企业道德风险

使被拖欠工人工资优先受偿,虽然保障了劳动者利益,但从长远看,不仅损害抵押债权,破坏交易安全,扰乱金融秩序,也可能引发企业道德风险。一是企业认为拖欠的工人工资最终都可以在担保财产中优先支付,可能进一步加剧企业欠薪现象。二是滋生企业虚报员工工资,甚至虚假诉讼或仲裁的行为,借此逃废债。

(二)企业高管薪酬应按照职工平均工资计算

目前普遍认为,在司法实践中确立工资债权的优先权是出于保障人的生存权的考量。而企业高级管理人员的薪酬一般远远高出普通职工工资。该薪酬中除去对高级管理人员的生存保障外,还有很大部分是基于职位区分,其人权性质明显减弱,应归属普通债权。故在确认企业高管薪酬时,应当参考《企业破产法》第113条规定:“破产企业的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的工资按照该企业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同时,对于普通职工工资债权可分配金额,也应参考当地最低工资标准计算,对于超出当地最低工资标准部分的职工工资不应享有优先权。

案例中,李某通过仲裁要求轩翔公司支付4个月工资,共计4.6万元,明显高于该公司职工平均工资水平和当地最低工资标准,超出部分在土地收储款分配时不应优先于抵押债权。

(三)虚假诉讼应通过再审或者第三人撤销之诉进行救济

目前司法实践普遍不支持企业或职工自主提供工资清单申报债权,一般需要法院判决书、调解书、仲裁裁决书等有效法律依据。故也导致虚假诉讼现象滋生。如何识别虚假诉讼,仍是实践难点。最高人民法院于2016620日颁发《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防范和制裁虚假诉讼的指导意见》(法发〔201613号),要求各级法院在民间借贷、离婚析产、以物抵债、劳动争议、公司分立(合并)、企业破产等虚假诉讼高发领域,加大证据审查力度,落实救济和纠正,加强惩罚制裁。我国《刑法》也在201510月新增“虚假诉讼罪”,严厉惩治虚假诉讼行为。但由于虚假诉讼的隐秘性,举证困难,导致利益关系人遭遇维权瓶颈。

在救济渠道上,如果银行认为企业与职工恶意串通,通过虚假诉讼捏造工资债权,对生效法律依据中的债权真实性存在异议,应采用如下救济程序:一是再审,向法院、检察院反映,由其启动审判监督程序、撤销仲裁裁决或者提出检察建议。二是向作出该判决、裁定、调解书的法院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如果再审与第三人撤销之诉发生程序竞合,根据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301条规定:“第三人撤销之诉案件审理期间,人民法院对生效判决、裁定、调解书裁定再审的,受理第三人撤销之诉的人民法院应当裁定将第三人的诉讼请求并入再审程序。但有证据证明原审当事人之间恶意串通损害第三人合法权益的,人民法院应当先行审理第三人撤销之诉案件,裁定中止再审诉讼。”三是如审判程序、仲裁程序中存在违法违纪行为,也可向监察机关举报。

根据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305条规定,执行异议之诉的诉讼请求应与原判决、裁定无关。故银行无法执行异议和执行异议之诉对已生效法律依据中工资债权的真实性提出异议,但可以对工资债权的可优先分配金额提出异议,例如案例中,浙江某农商银行可在执行异议和执行异议之诉中要求对李某工资债权的可优先分配金额应按照轩翔公司职工平均工资计算。

但作为法院本身,不分渠道,应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防范和制裁虚假诉讼的指导意见》:“在第三人撤销之诉、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案外人申请再审等案件审理中,发现已经生效的裁判涉及虚假诉讼的,要及时予以纠正,保护案外人诉权和实体权利。”

 

风险提示

基于现有法律框架及目前司法实践,抵押权与工资债权冲突在短期内仍将继续存在。作为银行应采取必要对策,降低此类风险。

第一,要尽职做好贷款“三查”(贷前调查、贷中审查、贷后检查),在关注企业盈利能力同时,也应充分调查企业经营管理状况以及职工薪支付情况,合理设置抵押率,对于长期拖欠工人工资、欠缴工人社会保险的企业,应当慎重发放抵押贷款。同时,不应因有抵押物,便放松对借款人自身还款能力的调查和审查。抵押贷款发放后,银行还应定期对企业进行考察、监督,督促企业按时支付工人工资。必要时,应当要求企业提供工人姓名、数量、工资金额、发放情况等信息或资料,避免企业将来虚构欠薪情况并以此逃避担保债务。

第二,应完善借款合同相关约定,将不得拖欠工人工资等条款写入合同中,如果借款企业存在拖欠工人工资等情形的,即构成违约,银行可按照合同约定宣布贷款提前到期,以此向借款企业施加压力。

第三,在遭遇工资债权与抵押权冲突时,银行应向法院提出以下要求:1.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90条的规定,仅有对被执行人已经取得金钱债权执行依据的债权人方可申请参与分配,因此优先于银行担保物权清偿的工人工资,也必须是经生效法律文书确认的工人工资;2.合理确定工人工资的范围、受偿比例和最低标准,确保最大化实现银行的担保物权,比如对于借款企业的高级管理人员的薪金不享有优先权,高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工人工资不享有优先权等;3.必须由工人亲自领取工资,以保证优先分配的工资直接支付给劳动者个人,避免企业再次拖欠工人工资。(浙江天台农商银行 项赟)

 

 

 

附件下载:




电话:010-68981196 通用网址:中国农村金融网 网络实名:中国农村金融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2018315号-1 中国农村金融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