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案例库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7-10-11 14:44:36     文章来源:原创     点击量:51
债权转让的合同有效性及通知方式与效力

债权转让的合同有效性及通知方式与效力

 

  商业银行应明确债权转让一般性及特殊性规定的适用范围,对债权转让合同的有效性、债权转让的通知方式及其效力等要点应有清晰认识

 

文/张林 中国民生银行特殊资产部

 

  债权转让是商业银行处置不良资产的常用手段,不仅有批量转让,还有单笔转让;不仅有不良资产转让,还有正常类信贷资产转让;不仅有传统转让模式,还涵盖信贷资产证券化(因其特殊性和复杂性,不在本文讨论之列)。本文试从司法实务的角度,梳理商业银行债权转让要点。

  金融债权转让涉及转让的有效性、通知方式、管辖、诉讼时效、诉讼和执行主体变更、从权利转移等一系列法律问题,本文称之为一般性规定。除此之外,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国有银行在国家和政府主管部门主导下进行了两次大规模的不良资产剥离。为配合这两次金融债权剥离及后续处置工作的顺利开展,特别是解决金融不良债权转让过程中的国有资产流失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先后出台了一系列司法解释和指导性意见,这些规定有其特定的适用条件,即适用于国有银行向四大AMC(资产管理公司)转让不良债权,或者四大AMC受让不良债权后,通过债权转让方式处置不良资产的案件,对此本文称之为特殊性规定。从审慎的角度出发,除非已有相对权威的判例,否则不宜简单推定特殊性规定可以适用于所有金融债权转让案件,对此,笔者在下文中也将上述特殊性规定与之前的一般性规定分开列示。

  关于债权转让合同的有效性

  (一)一般性规定

  合同法第七十九条规定:“债权人可以将合同的权利全部或者部分转让给第三人。”这是商业银行进行债权转让的法律基础。但是该条也规定了禁止转让的三种情形,即根据合同性质不得转让的、按照当事人约定不得转让的和依照法律规定不得转让的。在实务中,商业银行在相关的合同文本中都有“如贷款人向第三方转让其在本合同项下的债权,无需取得借款人同意”等类似约定。从而排除适用禁止转让的第二种情形。

  至于金融债权是否因金融借款合同的特殊性质或法律的禁止性规定而不可转让,归根结底在于金融债权的专营属性是否影响债权转让合同的效力。对此,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关于商业银行借款合同项下债权转让有关问题的批复》认为,根据合同法第七十条关于合同债权转让的规定,商业银行贷款合同项下的债权及其他权利一般原则上可以转让,但由贷款而形成的债权及其他权利只能在具有贷款业务资格的金融机构之间转让,未经许可,商业银行不得将其债权转让给非金融企业。但银监会《关于商业银行向社会投资者转让贷款债权法律效力有关问题的批复》持不同观点。《批复》认为,对商业银行向社会投资者转让贷款债权没有禁止性规定,转让合同具有合同法上的效力转让具体的贷款债权,属于债权人将合同的权利转让给第三人,并非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发放贷款的经营性活动,不涉及从事贷款业务的资格问题,受让主体无须具备从事贷款业务的资格。其中,所谓社会投资者,系指金融机构以外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因此,商业银行对外转让金融债权并不因受让主体无金融专营资质而无效。

  就上述观点,最高人民法院在(2015)民申字第2040号湖南绿兴源糖业有限公司丁兴耀与怀化市鹤城区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庄彪借款合同纠纷再审案中亦认为,虽然《贷款通则》等对从事贷款业务的主体作出规定,但并未明确禁止从事信贷业务的银行将相关金融债权转让给第三人贷款债权属于可转让债权,案涉《债权转让协议》在合同性质上并非不得转让的合同。

  (二)特殊性规定

  1.不良债权转让合同无效的情形

  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审理涉及金融不良债权转让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的通知(以下简称会议纪要)第六条列举了不良债权转让的十一种情形,对于符合其中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转让合同损害国家利益或社会公共利益或者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而无效。

  2. 不良债权转让无效合同的处理

  《会议纪要》第七条规定了不良债权转让合同被人民法院确认无效后的处理方式:

  (1)对于受让人直接从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受让不良债权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与受让人之间的债权转让合同无效;受让人通过再次转让而取得债权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与转让人、转让人与后手受让人之间的系列债权转让合同无效。债权转让合同被认定无效后,人民法院应当按照合同法的相关规定处理;受让人要求转让人赔偿损失,赔偿损失数额应以受让人实际支付的价金之利息损失为限。相关不良债权的诉讼时效自金融不良债权转让合同被认定无效之日起重新计算。

  (2)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以整体“资产包”的形式转让不良债权中出现单笔或者数笔债权无效情形、或者单笔或数笔不良债权的债务人为非国有企业,受让人请求认定合同全部无效的,人民法院应当判令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与转让人之间的资产包债权转让合同无效;受让人请求认定已履行或已清结部分有效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尚未履行或尚未清结部分无效,并判令受让人将尚未履行部分或尚未清结部分返还给金融资产管理公司,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不再向受让人返还相应价金。

  3.政策性金融资产转让协议纠纷的处理

  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人民法院是否受理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与国有商业银行就政策性金融资产转让协议发生的纠纷问题的答复》中明确: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接收国有商业银行的不良资产是国家根据有关政策实施的,具有政府指令划转国有资产的性质。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与国有商业银行就政策性金融资产转让协议发生纠纷起诉到人民法院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此处的“政策性金融资产转让协议”,应是指前述提及的政策性剥离过程中形成的金融资产转让协议。

  关于债权转让的通知方式及其效力

  (一)一般性规定

  1.债权转让的通知方式

  合同法第八十条规定:“债权人转让权利的,应当通知债务人。未经通知,该转让对债务人不发生效力。”但该条款并未明确通知债务人的方式,并由此引发了能否以起诉方式将债权转让事实通知债务人的争议。对此,《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审理民商事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之五(试行)》第二十条规定:“债权转让没有通知债务人,受让债权人直接起诉债务人的,视为‘通知’,法院应在满足债务人举证期限后直接进行审理,而不应驳回受让债权人的起诉。”

  2.债权转让通知的效力

  债权人转让债权未通知债务人,并不导致债权转让行为无效,而仅是债权转让对债务人不发生效力。

  债权转让未通知债务人的,债务人继续向原债权人履行不构成违约,受让人可以不当得利为由要求原债权人返还;与之相对应,如果债权人已将债权转让事实通知债务人,债务人继续向原债权人履行构成违约,受让人向债务人主张权利的,债务人仍应向受让人清偿,向受让人清偿后债务人可以不当得利为由要求原债权人返还。

  3.债权转让通知与诉讼时效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审理民商事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之五(试行)》第二十一条规定:“债权转让已通知债务人,‘通知’内容包括向债务人主张权利的意思表示,或‘通知’上写明要求债务人向债权受让人偿还债务内容的,或债权让与人、债权受让人同时在‘通知’上签字盖章,应当认定债权转让通知债务人的同时,债权人向债务人主张了权利,诉讼时效发生中断的法律后果。”按照此条规定,债权转让通知并不必然发生中断诉讼时效的效力,而应以债权转让通知中是否具有向债务人主张权利(无论主张权利的主体是原债权人还是受让人)的意思表示区别对待。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九条规定:“债权转让的,应当认定诉讼时效从债权转让通知到达债务人之日起中断。”之所以作此规定,是因为债权的移转或者债务的移转本身即包含请求的意思,可以考虑引起中断。当然,从学理分析,“如果其仅告知债务人债权转让的事实而无主张权利的意思表示的,一概认定其具有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恐显绝对债权转让通知具有诉讼中断效力的,应是在构成当事人一方提出要求这一诉讼时效中断事由的情形之下如果虽不能从债权转让通知的事实中推出权利人有主张权利的意思表示,但义务人在通知上签字或者签章的,应认定义务人承认债务,构成义务人承认债务这一诉讼时效中断要件,也应具有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

  还应明确,债权转让通知发生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必须是在原债务诉讼时效期间已经起算且未届满的情形下。如果签订债权转让协议时,债权已超过了法律规定的两年诉讼时效期间,则不产生时效中断的法律后果。

  (二)特殊性规定

  1.债权转让的通知方式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收购、管理、处置国有银行不良贷款形成的资产的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第六条第二款规定:“在案件审理中,债务人以原债权银行转让债权未履行通知义务为由进行抗辩的,人民法院可以将原债权银行传唤到庭调查债权转让事实,并责令原债权银行告之债务债权转让的事实。”

  2.债权转让通知的效力

  《会议纪要》第二条规定:“不良债权已经剥离至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又被转让给受让人后,国有企业债务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不良债权已经转让而仍向原国有银行清偿的,不得对抗受让人对其提起的追索之诉,国有企业债务人在对受让人清偿后向原国有银行提起返还不当得利之诉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国有企业债务人不知道不良债权已经转让而向原国有银行清偿的,可以对抗受让人对其提起的追索之诉,受让人向国有银行提起返还不当得利之诉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与合同法第八十条立法精神一致。

  3.债权转让通知与诉讼时效

  《规定》第十条规定:“债务人在债权转让协议、债权转让通知上签章或者签收债务催收通知的,诉讼时效中断。原债权银行在全国或者省级有影响的报纸上发布的债权转让公告或通知中,有催收债务内容的,该公告或通知可以作为诉讼时效中断证据。”

  后来,针对部分债权存在诉讼时效在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受让债权之后,发布债权转让公告或通知之前届满的情形,为避免国有资产流失,最高人民法院对《关于贯彻执行最高人民法院“十二条”司法解释有关问题的函》的答复以类行政命令的方式将通过债权转让公告或通知中断诉讼时效的效力前移,作出如下规定:“为了最大限度地保全国有资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在全国或省级有影响的报纸上发布的有催收内容的债权转让公告或通知所构成的诉讼时效中断,可以溯及至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受让原债权银行债权之日;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对已承接的债权,可以在上述报纸上以发布催收公告的方式取得诉讼时效中断(主张权利)的证据。”

文章来源:节选于《中国农村金融》杂志2017年12期

 

附件下载:




电话:010-68981196 通用网址:中国农村金融网 网络实名:中国农村金融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2018315号-1 中国农村金融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