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案例库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8-06-25 14:56:49     文章来源:原创     点击量:121

对公司剥离优质资产设立新公司逃债的法律责任分析

 

  “有限责任制”是企业发展史上的创新,它以出资者所投入的资金为限承担经营失败的损失,降低了无限风险对企业家精神的束缚,激发了创新、创业的活力。但是随着经济下行、“去产能”和“调结构”的持续,现实中投资失败,经营难以维持等公司逐渐增多,为摆脱困境,出现部分公司借助企业重组,剥离优质资产设立新公司,将债务留在母公司,企图以此逃避债务的情况。为此,笔者结合相关案例,对公司剥离优质资产设立新公司逃避债务的法律责任作具体分析,以供大家参考。

  案例简介

  2004122日,吉林市污水公司与吉林市市政建设总公司(以下简称市政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承包协议书》,约定:由吉林市市政建设总公司承建吉林市污水总干线工程02标段,资金来源为日本政府贷款和自筹,工程禁止对外分包和转包。2004年初,市政公司与汽四环汽车工业油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汽四环公司)协商,由一汽四环公司垫资建设污水工程部分标段(非本案标段),双方共同施工,利润分成。后因资金不足汽四环公司无法继续垫资施工。200411月,市政公司、汽四环公司、长城路桥公司三方经协商,由长城路桥公司为市政公司先行垫付拖欠汽四环公司的312万元,然后市政公司将涉案标段分包给长城路桥公司。

  2004112日,长城路桥公司与市政公司签订《施工合作协议书》,约定由长城路桥公司承建该标段污水管道工程,工程价款以业主工程决算为准。20041123日,双方对前述协议进行变更,约定工程款数额以工程审计决算金额为准。合同签订后,长城路桥公司按照约定于2005年年初开工。施工完毕后,2006925日,市污水公司、工程监理单位、市政公司对工程进行了第一次决算,并签署《吉林市污水总干线工程02标段(0+000-0+896.841)工程决算书》(主干线部分与签证部分),确认该项工程的主干线部分造价为19,892,629元、签证部分造价为3,196,080元,共计23,088,709元。扣除甲(市政公司)供材6,745,366元,已付工程款6,682,900元,长城路桥公司应承担的其他费用803,337元,尚欠8,857,112.34元。

  由于长城路桥公司迟迟没能拿到工程款,于2015年向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1.判令市政公司支付欠付长城路桥公司的工程款8,857,112.34元,长城路桥公司垫付的工程款3,120,000元,总计11,977,112.34元及逾期利息;2.判令市污水公司与七家子公司、水务集团在未支付工程款的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3.案件受理费由三名被告共同承担。

  在一审过程中经法院查明,20131125日,水务集团向吉林市国资委提出申请,请求将市污水公司的资产30,199万元及21万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无偿划转至水务集团,由水务集团投资其所属七家子污水公司。20131213日,吉林市国资委以吉市国资发(201373号文件同意了水务集团的上述请求。文件第六条明确:根据市政府意见,资产划转后,市污水公司设立留守处,委托水务集团对留守处进行管理,负责协调落实市政府、市财政关于污水处理公司贷款、国债资金和建设期债务的清偿等相关遗留问题。

  同时查明:七家子污水公司成立于20071126日,注册资本为10万元。2014724日,公司增资为26,244.39万元。

  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作出如下判决:1.市政公司于判决生效后7日内给付长城路桥公司工程款11,977,112.34元及相应利息。2.市污水公司在欠付工程款的范围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3.七家子污水公司、水务集团在接收财产价值的范围内对本判决第二项确定的市污水公司的给付义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4.驳回长城路桥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39,241元,由市政公司、市污水公司、七家子污水公司、水务集团共同负担。

  市政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经省高院审理,被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例分析

  (一)承担连带责任问题。基于对债权人的保护,能否要求子公司在获得的资产内,对母公司债务向债权人承担连带责任。对此,公司法及其司法解释并未规定。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与企业改制相关的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031号,以下简称《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条规定:企业以其优质财产与他人组建新公司,而将债务留在原企业,债权人以新设公司和原企业作为共同被告提起诉讼主张债权的,新设公司应当在所接收的财产范围内与原企业共同承担连带责任。

  (二)法院的裁判思路。企业法人应当以其所有的财产独立对外承担民事责任,这是企业法人财产原则的核心,是企业法人财产作为其从事经营活动和对外偿债的物质基础。因此企业法人在存续期间,其财产不得随意支配、处理。公司改制、转型、重组、新设过程中所进行的资本运作、资产处理不得损害债权人的合法权利。《若干问题的规定》明确了企业改制中应当遵循“债随资走”的基本原则;上述案例中市污水公司未经债权人同意,在未能足额清偿债务的情况下,将大量优质资产无条件划转至水务集团,致使市污水公司丧失对外偿债能力,故其应在接收资产的范围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水务集团接收资产后,以该资产作为出资成立七家子污水公司,也应当在接收资产的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

  (三)规定的适用问题。《若干问题的规定》能否扩大适用于一般的公司以金蝉脱壳方式逃债的情形?上述规定是在特殊历史背景下制定的,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企业改制司法解释条文精释及案例解析》中也指出,上述规定的第七条主要适用于国有企业改制中逃债的问题,但根据上述案例的判决结果和广州市润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广州气体厂有限公司、广州广昊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房屋买卖合同纠案,(2016)最高法民申3375号等类似案例的裁判要旨,笔者认为,公司以剥离优质资产设立新公司方式逃债的,债权人可以直接参照改制规定,要求新公司在接收资产的范围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银行应注意的问题

  (一)关注企业动向。银行要结合贷后检查,通过实地走访,和公司相关人员交谈等方法,利用人行征信系统、全国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等途径,及时了解掌握企业剥离优质资质成立新公司的动向,不论其主观上是否存在逃避债务的动机,一旦发现这一情况,银行应将新设立的公司和母公司纳入关联授信,在重新授信时将新设立的公司追加保证人作为授信条件,将企业利用剥离优质资产设立新公司逃避债务的想法压制在萌芽状态。

  (二)关注另类风险。现实中除剥离优质资产成立新公司逃避债务外,也会碰到完全脱离母公司成立新公司逃避银行债务的情况,一旦发现银行也可以参照上述办法降低风险。另外,银行在贷款发放后,要经常通过全国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了解企业注册资本的变化情况,一旦发现企业减资,银行一定要弄清企业减资的动因,并采取相应的风险缓释措施。

  (三)运用法律救济。一是当银行发现企业剥离优质资产成立新公司逃避银行债务时,可以结合《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条规定,在对母公司提起诉讼时一并将新设立的公司提起诉讼,要求新公司在接收资产的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二是当银行发现企业违法减资时,要实施权利救济。为了保障债权人的权利,公司法明确规定了公司减资的法定程序和限制,及公司债权人此时享有的相应权利救济途径。即,公司应当自作出减少注册资本决议之日起10日内通知债权人,并于30日内在报纸上公告。债权人自接到通知书之日起30日内,未接到通知书的自公告之日起45日内,有权要求公司清偿债务或者提供相应的担保。上述直接通知义务系针对公司作出减资决议时的已知债权人,公告通知义务系针对公司做出减资决议时的未知债权人。公司违反上述法定程序的减资行为,法院可以判令股东在违法减资的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银行作为已知债权人,接到通知后可以实施要求公司清偿债务或者提供相应的担保权利救济。如果发现公司减资违反公司法的规定,故意隐瞒债务且未履行通知义务企图以此逃避债务,可以要求股东在其减少出资的范围内就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对银行承担补充责任。(浙江临安农商银行 美达)

 

 

 

附件下载:




电话:010-68981196 通用网址:中国农村金融网 网络实名:中国农村金融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2018315号-1 中国农村金融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