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焦点透视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8-05-14 15:41:15     文章来源:原创     点击量:453

县域农商银行资金业务现状及未来走向

 

2018年以来,各级监管部门持续开展“三三四十”专项整治活动,《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大额风险监测和防控的通知》《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商业银行大额风险暴露管理办法》等监管文件相继出台,种种迹象表明,资金业务的大监管时代已经来临,农商银行作为传统意义上的“支农支小”主力军,必然面临“脱虚向实”和“回归主业”的重点督导。笔者依据近年来下发的各项监管规定,结合农商银行业实际,对县域农商银行资金业务现状及未来走向进行探讨。

从“大有可为”到“进退维谷”

(一)农商银行开展资金业务的历史沿革

近年来,从农商银行的实际业务中,可以看出新增贷款需求下降,存量贷款面临不良占比升高压力等问题突出。农商银行作为地方性金融机构,经营区域大多局限于驻地县域,其立社定位、客户群体等因素决定了其收入来源的局限性。传统信贷业务收入乏力、中间业务收入贡献度低,“网点覆盖广、从业人员多”等竞争优势逐渐退化成支出负担,银行化改革更是对经营管理提出了新要求,倒逼农商银行寻找新的收入增长点。资金业务正是在这种环境下成为农信系统的“治病良药”,并以雨后春笋般的态势迅猛发展。

按照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公布的成员名单,截至2018331日,交易商协会会员共计6617家,机构分布情况如下:

会员性质

会员数

会员性质

会员数

会员性质

会员数

政策性银行

3

期货公司

22

律师事务所

510

全国性银行

18

信托公司

59

金币市场类会员

115

外资银行

47

基金管理公司

101

评级公司

7

城市商业银行

137

期货公司

22

信用增进机构

12

农村商业银行

720

信托公司

59

中介平台

5

信用合作社、信用联社等农村金融机构

348

证券公司

108

其他机构

2

保险公司

31

资产管理公司

73

其他非银行类金融机构

24

财务公司

96

发行人会员

3821

其他中介机构

30

货币经纪公司

5

一般会计事务所

48

特别会员

42

基金管理公司

101

证券从业会计事务所

40

个人会员

11

数据来源: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

从公布数据上看,农商银行、农信社等“农信系”机构累计1068家(包含部分村镇银行),占比16.14%;若仅考虑银行类金融机构,占比更是高达83.90%。如此高的市场占比,固然有农信机构以县域单位为独立法人的原因,但也侧面反映出农信机构对加入银行间市场、开展资金业务的迫切需求。

以监管评级3B为例,按照《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关于加强农村合作金融机构资金业务监管的通知》(银监办发〔2014215号,以下简称“215号文”)要求,农商银行可开展同业存款、同业拆借、同业借款、同业存单、AA+级(含)以上债券投资、以债券或票据为标的资产回购(返售)、非保本浮动收益型理财投资等。同业业务范围可谓豁然开朗,单就同业融资而言,远不是传统业务中“同业存放”和“存放同业”可比拟的。尤其是通过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进行线上交易大大简化了签订纸质协议、业务人员现场办理等复杂程序。

加入银行间市场后,农商银行一方面可将闲余资金进行线上融出,赚取利差收入;另一方面也可通过质押式回购等方式融入杠杆资金,进而实现“鸡生蛋,蛋生鸡”的规模扩张。同业理财、同业存单、债券等投资标的托管量、交易量快速攀升。从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2017年度银行间本币市场交易300强》名单上看,成都、广州、北京、青岛等“老牌明星”农商银行及江苏江南农商银行、吉林省联社、广东省联社、山西省联社等“农信系”机构榜上有名。

(二)市场环境对资金业务的影响

2016年下半年,多种因素叠加导致债券市场收益率大幅上扬,进而通过底层资产贬值、融资成本提升等影响至同业理财和同业存单方面,农商银行在享受了前期规模扩张带来的“饕餮盛宴”后,骤然面临“债券浮亏、杠杆难去”的经营压力,部分机构甚至成为萧条市场下 “最悲催的接盘侠”。

 

2017年,央行持续实施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叠加各类监管措施相继出台,引导资金“脱虚向实”,债券收益率持续飙升。年末“一行三会”联合下发《关于规范债券市场参与者债券交易的通知》(银发〔2017302号),明确“自营债券正回购资金余额或逆回购资金余额不超上季度末净资产80%”的限额标准。一是对资金融出方进行“闭源”,限制杠杆源头;二是对资金融入方进行“总控”,收窄融资渠道。尽管在文件中,该指标为“参与者向金融监管部门报告”的触发限额,但在实际业务过程中,其“监管红线”的指导作用不容忽视,资金业务“满杠杆”运作的模式势必成为历史。

综合各类监管文件的业务导向,农商银行资金业务势必面临强制“去杠杆、去通道、去错配”的监管压力,资金业务已从最初的“广阔天地、大有可为”逐步演变成“高处不胜寒”尴尬处境,进则涉嫌监管套利,退而面临经营损失或收入大幅下降。

业务管理需求及未来发展方向

资金业务作为农商银行近年来新兴的业务品种,其收入贡献度和提升客户黏合力的积极作用不可磨灭。新形势下,如何适应监管规定、合开展资金业务是各级农商机构必须要解决的重点和难点。

(一)建立健全“大中台”的风险管理体系

随着资金业务快速发展,同业投资、同业授信等业务操作对风险管理的需求愈加明显。而长期以来,县级农商银行风险管理部门的职能定位主要体现在对本行信贷业务的风险把控上,对同业业务等“非信贷业务”的风险管理缺位严重,建立全行“大中台”的风险管理模式势在必行。

各类监管文件中多次提及按照“穿透”和“实质重于形式”原则进行“统一授信和集中度风险管控”。那么何为“统一授信和集中度风险管控”?笔者对近年来相关监管文件进行归纳梳理,初步形成了有关“统一授信和集中度风险管控”的监管脉络。

1.统一授信

《商业银行实施统一授信制度指引》(银发〔199931号)堪称“统一授信”的“鼻祖”文件,该文指出“商业银行实施统一授信制度,要做到四个方面的统一:(一)授信主体的统一。商业银行应确定一个管理部门或委员会统一审核批准对客户的授信。(二)授信形式的统一。对同一客户不同形式的信用发放都应置于该客户的最高授信限额以内。(三)不同币种授信的统一。对本外币业务的授信置于同一授信额度之下。(四)授信对象的统一。商业银行授信的对象是法人,不允许商业银行在一个营业机构或系统内对不具备法人资格的分支公司客户授信”。尽管该文件的印发目的主要是弥补信贷管理体制中存在的缺陷,但其对定义“统一授信”的纲领性作用毋庸置疑,后续印发的各项监管文件中有关“统一授信”的描述亦应体现了“四个统一”要求。

2.何为“集中度风险管控”

往年监管文件有关集中度风险管控的描述,主要体现在授信额度(或授信余额)较资本净额的占比上,即单一客户集中度不超10%,集团客户集中度不超15%201854日,《商业银行大额风险暴露管理办法》(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令2018年第1号)正式印发,明确“商业银行对同业单一客户或集团客户的风险暴露不得超过一级资本净额的25%”的监管要求。

实际业务过程中,部分农商银行资金业务(包含同业业务)授信审批人为投资决策委员会或大额投资审查委员会、理财投资审查委员会等相关组织,并区别于贷款审查委员会等信贷业务授信、用信审批人。一是无法体现授信业务的“四个统一”原则;二是按照“穿透”和“实质重于形式”原则,底层资产发行主体或实际资金使用人为本行贷款客户的,无法有效防控“集中度风险”。

综上所述,按照“统一授信和集中度风险管控”要求,下步工作中农商银行“指定专门的部门或委员会,统筹全行授信审批和集中度风险管控”势在必行,即建立健全各项业务“大中台”的风险管理体系,全面识别和管控各类风险。

(二)推动代客理财业务发展转型,合展业

如果将资金业务定性为农商银行的新兴业务,代客理财业务更是新兴业务中的“新兴业务”。如前文所述,大部分农商银行的经营范围仅限于其驻地县域,与邮储银行、农业银行等是天然的竞争对手。互联网金融的迅速崛起更是“挖走”了一大批优质客户。农商银行在“背水一战”的环境下,逐步涉猎代客理财业务,且仍处于起步阶段。

1.存量理财业务开展情况

受业务人员投研水平和基础设施建设能力等因素的制约,县域农商银行在产品设计、资金投向等方面较中农工建等大型国有银行和其他股份制银行均无优势可言。大部分理财业务均通过投顾或委外的方式进行二次“托管”,投向信托公司或基金公司发行的资产管理计划。

实际业务过程中,理财资金“委外”投资无论投向集合产品还是专户产品,均存在各种各样的“隐性风险”。以集合产品为例,管理人以农商银行认购额度(或票面金额略高于认购金额)为基准向其提供加盖印鉴的底层资产清单。但从实际投向看,理财募集资金与“底层资产清单”无法实现一一对应,即便管理人提供全部底层资产清单,农商银行也难以获得托管行加盖印鉴的交易明细,不能满足“有效穿透”和“实质重于形式”原则。专户产品则因其“专户”限制,无法与其他认购方共摊募集金额,倒逼农商银行通过“多期次滚动发行”来维持“高额”底层资产运作,进而形成“多期资金集合投向资管计划、不同期限产品分离定价”的尴尬处境。

另外,按照《关于规范商业银行理财业务投资运作有关问题的通知》(银监发〔20138号)要求,“商业银行应实现每个理财产品与所投资资产(标的物)的对应,做到每个产品单独管理、建账和核算。单独管理指每个理财产品进行独立的投资管理;单独建账指为每个理财产品建立投资明细账,确保投资资产逐项清晰明确;单独核算指对每个理财产品单独进行会计账务处理,确保每个理财产品都有资产负债表、利润表、现金流量表等财务报表”。尽管该文件的印发目的主要为防范“非标准化债权资产”投资风险,但其“三个单独”的定义一直沿用下来。

实际业务过程中,县域农商银行一是受上述“委外”投资影响,无法获得准确底层资产清单,二是受信息支撑系统制约,难以通过报表系统、理财业务系统等生成真实、有效的理财产品财务报表。

2.代客理财业务发展趋势

2018427日,“一行两会”、国家外汇管理局联合下发《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银发〔2018106号),资管新规“靴子落地”,明确理财产品打破“刚兑”,实现“非保本化”和“净值化”管理,产品存续期不得低于90天,并严格落实“单独管理、单独建账、单独核算”等。

上述规定对农商银行尚处于起步阶段的理财业务来说更是“雪上加霜”,面对新的监管形势,农商银行须着力推动代客理财业务自主管理,以切实掌握底层资产配置情况和交易信息,降低资金来源和底层资产期限错配程度,同时按照监管要求逐步发售非保本浮动收益型理财产品,回归理财管理本源。而针对“单独核算”和“净值化”等管理要求,县域农商银行无力从业务系统和基础设施层面予以解决。下步工作中,办事处、市联社、省联社等更高层级的农商机构需对应做好配套措施。

另外,《意见》第十三条提出“主营业务不包括资产管理业务的金融机构应当设立具有独立法人地位的资产管理子公司开展资产管理业务,暂不具备条件的可以设立专门的资产管理业务经营部门开展业务”。截至20184月末,招商银行、华夏银行、北京银行等已明确公告称“出资设立资产管理子公司”承接各项资管业务。下步工作中,省联社层面或可参照成立“资产管理子公司”模式,对辖属理财业务进行统筹管理,深化代客理财业务风险隔离与产品创新研发。

(三)压缩资金业务规模,回归“流动性管理”本源

通过前期不断积累,部分农商银行的资金业务已成“尾大不掉”之势。尤其是债券和同业存单投资的扩张过程中,不乏“被动扩张”因素。自2016年下半年起,银行间市场资金面持续收紧,部分农商银行为稳固“杠杆资金”来源,通过债券投标、同业存单申购等方式维系资金融出“大腿”,新投标债券或同业存单受市场收益率上行影响价格回落、难以出仓,进而推动持仓规模持续增加、资金业务运营杠杆“被动抬升”、流动性缺口不断扩大,风险防控成为“死循环”,最终导致农商银行在银行间市场频发“违约”事件。政策性银行、中农工建等大型国有商业银行纷纷提高农商银行加入交易对手库的准入标准,部分县域机构甚至出现“人人喊打”的极端现象。“一次违约、万劫不复”对县域农商银行来说,绝不是危言耸听。

2018年初召开的全国农村中小金融机构监管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对农商银行等农村金融机构持续强化监管。在区域经营上,要求以本地经营为主,“贷款不出县,资金不出省”,同业业务继续“去杠杆”。会后虽并未以正式文件的形式对上述要求进行明确,但在实际监管过程中必然会有所体现。结合《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大额风险监测和防控的通知》(银监农金201812号)和《商业银行大额风险暴露管理办法》等新发监管文件,不难看出,“引导资金脱虚向实”仍为当前第一要务。农商银行须以“深耕三农、扶助小微”为己任,回归服务实体经济本源。资金业务方面,一是稳步压缩存量资产规模,杜绝“套利投机”行为,将自有资金投资回归“固定收益”管理。二是审慎开展资金业务“杠杆操作”,将质押式回购、同业拆借等融资类业务回归“流动性管理”本源。

(四)其他有待明确的事项

其他方面,诸如“足额计提资本和拨备”“严防本行信贷资金为理财产品提供融资和担保”“禁止借道同业虚假处置不良资产”等监管规定,在实际业务过程中,则需由资金业务、财务会计、信贷资产、案件防控等多条线联动实施。对县域农商银行来讲,深化资金业务治理体系依然“任重而道远”。(山东泗水农商银行 刘贵晓)

 

 

附件下载:




电话:010-68981196 通用网址:中国农村金融网 网络实名:中国农村金融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2018315号-1 中国农村金融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