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焦点透视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8-04-16 14:51:59     文章来源:原创     点击量:927

银行资本服务乡村振兴存在的短板及改进措施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它既是传统农业的发展和深化,也是农村新一轮发展周期的起点,在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过程中,乡村发展将呈现银行资本、产业资本和社会资本多元融合、利益互联、风险共担的趋势。按照一般规律,任何一轮经济周期的启动和发展,都要以资金的投入和资本的扩张为先导,需要银行资本与社会资本加强互联、互通、互助和互补,及时适应农村金融需求的变化,共同促进农村产业链延长、价值链提升。

  银行资本的优势体现

    近年来,土地流转速度加快,家庭农场、农民专业合作社、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和新型职业农民发展迅速,成为乡村振兴的重要力量。同时,“三乡工程”(市民下乡、能人回乡、企业兴乡)的实施,乡村行业协会和产业发展联盟将加速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形成乡村振兴多元资本利益联结,进而推进农业现代化进程,提升农业农村发展新动能。在县域,银行资本具有宽泛的融合平台,特别是在服务“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粮安工程”“美丽乡村”“精准扶贫”等领域,以农商银行为代表的中小银行金融机构主力军作用明显。

    在银监部门的主导下,乡村金融服务网格基本实现了全覆盖,“存取款设备村村通、结算网络户户通、手机银行人人通”已成常态,涉农补贴、农村医保及相关水电费、及农副产品收购“零现金”结算为乡村农民带来了极大的方便。针对农村实际,因地制宜地开发出诸如“新农贷”“扶贫贷”“创业贷”“两权贷”和“精准扶贫小额贷”等系列“三农”信贷产品,在风控模式上积极与政府担保公司及农业产业投资公司进行合作,“三农”信贷总量攀升,这也为乡村振兴拓宽资金融入通道奠定了基础。“金融网格+普惠基础金融+普惠小微企业+普惠农村实体+普惠精准扶贫+普惠地方经济”的联动格局也带动了乡村小微企业的发展,农村金融政策传导、消费者金融信息保护等乡村金融知识的宣传、教育与普及也加速了乡村诚信文化的快速渗透,对推动乡村振兴形成了较好的金融支撑   

    应解决的短板问题

    从乡镇金融服务情况来看,不良率大、贷存比偏低、中低收入农户信贷服务创新不够等因素仍然局限农村金融的服务效应。   

    乡村金融服务理念还需在银行公司治理上进行深层次融合。目前,虽然坚持支农宗旨已成县域银行业的共识,但在实践中,受公司治理结构约束,则更加关注金融服务成本和风险,除了机构规模、竞争程度,还与股东追求、体制模式、资本成本、税负压力有关,必然会对支农业务的资本回报高度敏感,而现实的情况是非农业务的资本回报总体高于真正的“三农”业务。在小微企业贷款问题上,不同银行授信额度标准的差异性非常大,从数十万到数百万,甚至数千万不等,因而各家银行金融机构的农村小微企业贷款总额、比重的可比性有限。就农户贷款而言,金融机构更倾向于优先选择高质量的农户,例如富裕农户、农村能人等,而对中下层农户的金融需求往往因为风险原因难以满足。

    乡村金融发展环境还需在发展优势产业上进行磨合和改良。在“两权”贷款推进上,现有的业务模式和产品体系难以匹配“两权”贷款客户的需要,特别是资产变现方面,缺乏有效的风险防控手段和工具。在银企融合方面,部分农企缺乏向现代企业发展的目光和远见,一味钟情于国家优惠政策,如粮食、棉花、油菜籽等传统种植业,可随着国家农产品价格市场的逐步放开,其比较收益降低,由于农村信贷具有较强的顺周期性,在企业处于旺盛期内,企业成了银行间相互抢夺的客户资源,导致大量信贷资金涌入,可一旦形成风险,有时往往财富变成了“包袱”。

    乡村金融风控模式还需在突出共同发展上进行契合和调整。当前县域金融支农中最突出的问题是银行与“三农”缺乏实质性的沟通和了解,农村金融机构、农业管理部门及农村实体间联动不足,农村金融机构具有资金优势,但缺乏市场分析和农业技术研判等专业优势,信贷投放指令性和对旧有路径的依赖性较强,缺乏综合性的可行性方案,不利于自身风控。例如在农产品行情偏热阶段发放贷款,农业生产经营主体的投资成本较高,而大量投资生产的必然结果是农产品价格下降,因而预期收益偏低,意味着农户贷款投资项目的收益和现金流状况将不尽人意。只有加强整体联动,不断提升农民还款能力,银行支农业务才具有持续发展的基础。

   银行资本与乡村振兴的有机融合

    完善正向激励机制。在政府层面,凝聚政策、信息优势和专业优势,搭建好“管理平台+操作平台+担保平台+公示平台+信用协会”的“四台一会”产业融资平台,实行政府协调、农业龙头企业带动、担保公示和保险公司增信相结合,共同促进“三农”贷款发放、降低信贷风险。同时,通过“财政存款倾斜+财政贴息+利税减免政策+优质项目”等正向激励组合,促进金融机构合理设定支农业务回报预期,有效降低贷款利率,主动选择合适的“三农”客户,避免被动选择高风险客户。在金融机构层面,要加强对农户的激励,对按期归还贷款的守约行为给予逐步递减的减息奖励,提升持续行和时效性。在监管层面,要加强对涉农金融机构服务乡村振兴的正向引导,提升涉农贷款不良率的合理容忍度,激励金融机构逐步扩大乡村信贷的规模和覆盖面,加快建立多层次、广覆盖、可持续、竞争适度、风险可控的现代农村金融体系。

    形成立体服务体系 。银行业金融机构要结合自身发展战略、服务能力进行差异化的定位,发挥地缘、人缘和网点优势,围绕“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土地流转、绿色环保、农业科技、农业现代化、农村电商、休闲农业、乡村旅游等新产业、新业态金融服务需求,补充银行业“三农”长尾客户群体,为乡村振兴提供更有针对性、更加便利的金融服务,更好服务乡村发展。同时,加强农业担保公司、银行及农村产业实体的互联、互通,延伸覆盖面,满足规模化农业种养项目、综合农业项目和农产品加工及流通龙头企业融资需求;鼓励金融“小微贷”下乡,探索经营业主联户担保、经营权质押等担保方式,搭建融资平台与联合增信平台,支持农村小微企业发展;发展“投、贷、租、债、期、险、担保”相结合的投资业务模式,充分利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加大银农电商平台的融合,推动乡村振兴,满足农村现代化实体多元化融资需求。

     提升金融服务质效。一是推动完善确权登记。积极配合政府部门出台农村承包土地、农村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农村宅基地使用权、农村房屋所有权、林权、水利资产产权等农村各类资源要素确权登记办法,加快推进确权颁证工作,满足农村资产、权益评估需求,推动完善交易流转,为贷款抵(质)押权利的实现提供平台。二是合理扩大服务乡村振兴的信贷管理权限,优化审贷流程,简化审批手续,完善乡村金融服务定价机制,规范乡村金融服务收费,提高服务收费信息透明度,并在商业可持续的前提下加强服务收费项目减免,减轻乡村发展负担。三是加强权益保护。完善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畅通和解、调解、仲裁、诉讼等金融消费争议解决渠道,健全金融消费投诉处理机制。

    强化风险源头管理。一是在农业生产经营环节,强化向农户提供技术、生产营销等方面的增值服务,提升农户生产、加工、销售的组织化程度,形成规模效应和协调效应,对中低收入农户,在提供资金之前,通过培训等方式先提供技术,以及农产品销售等方面的配套支持,提升其创收能力,从而强化还款能力的基础建设,促进信贷可持续发展。二是完善社会诚信系统建设,借助信息技术和跨部门协同整合农村及乡镇居民相关信息,为降低银行与农户之间信息不对称程度做好基础工作。三是坚持问题导向,针对制约金融支农的体制问题,完善规则、创新治理机制,发挥“三农”自我服务能力和积极性。四是通过全国统一的信用信息共享交换平台及各级政府信用信息共享平台,推动政务信息与金融信息共享、互联、互通,改善乡村信用环境建设,打造乡村金融服务生态圈,释放更多的市场力量参与金融支农。(湖北公安农商银行 

 

附件下载:




电话:010-68981196 通用网址:中国农村金融网 网络实名:中国农村金融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2018315号-1 中国农村金融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