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焦点透视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7-08-25 14:05:33     文章来源:原创     点击量:1738

农商银行不良贷款成因与化解处置

  

随着农村金融改革的深化发展,农商银行信贷业务范围不断扩大,贷款风险共厄也随之加大,诱发大量不良贷款集聚。分析不良贷款形成原因,既有体制弊端、管理缺陷、政策驱使的因素,也有行政干预不当的原因。要减少农商银行不良贷款的产生,就必须认真分析不良贷款的产生症结,采取有针对性的防范、化解、处置措施,这样才能取得妙手回春的效果。

 

    不良贷款的成因症结

    (一)受农村经济环境的影响。农商银行的主要服务对象为“三农”,而农村产业结构比较单一,市场化程度不高,受自然条件影响大,农村工商业不发达,农业经济效益水平较低,农民收入水平不高,偿债能力较差,社会清偿能力较低,造成社会对贷款的需求较高与清偿能力较低的矛盾,致使不良贷款产生。

    (二)操作风险普遍存在。内控制度不完善是目前农商银行系统普遍存在的问题,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基本制度设计时忽略或简化造成的制度本身缺陷面形成的风险二是内控制度在细化补充基本制度时,达不到弥补其缺陷的作用,进一步加剧风险的产生。三是制度与业务操作过程中不一致或存在冲突造成执行上的漏洞或偏差,进而影响资金安全形成的风险。此外,内控制度的后续评价机制不完善,对在执行中的实际状况和效果没有进行跟踪和评价也是引起操作风险的主要原因。

    (三)关联关系贷款仍然存在。部分农商银行信贷管理人员因个人关系、业务关系、管理关系、人情关系所发放的贷款虽说大部分款项在发放时也是符合贷款条件的,但是由于某种关联的存在,信贷人员在贷款发放和管理过程中往往贷款前调查不深入、贷款中审查不严格、贷款后检查不到位,对存在的风险隐患未能实时发现,在处置风险时难度较大,有时还会遇到阻力和压力。

    (四)不良贷款清收乏力。随着社会经济的迅猛发展,农商银行存款总额逐年增长,贷款规模不断扩大,而部分信贷员风险意识淡薄,存在着只收取贷款利息,本金不收也可的思想,不采取有力措施积极清收陈欠贷款。更为严重的是有的银行为完成收息任务,采取纸上作业的方式,以贷收息,致使借款户借款余额逐年累增,潜在风险逐年加大。

(五)责任追究管理不力。近年来,尽管出台了不良贷款责任认定与追究管理办法,也加大了贷款责任查处与追究力度,但由于不良贷款形成的时间跨度大,涉及的责任人多,且部分责任人已离退休或调离,导致实际工作中追责工作压力大,责任追究实施力度不强,制度难以落实到位,致使个别信贷员抱有“法不责众”的侥幸心理,责任追究难以起到震慑大众的效果,影响了不良的清收处置工作成效。 

(六)法律维权执行乏力。农商银行虽然大力开展法律保全清收,但仍有一部分难以执行到位,存在案件胜诉率高、执行率低的情况。为了确保诉讼时效不丧失,针对那些外出务工、居无定所和无执行能力的贷款企业,进行法律诉讼保全属迫不得已,这类案件即使胜诉了,但执行到位相当困难,往往是赢了官司输了钱。

 

    不良贷款的化解处置

    (一)利用政府力量处置不良贷款 

   第一,利用贷款减免政策解决历史遗留不良资产。农商银行来自于农村信用社。农村信用社历史上存在着不少历史遗留不良资产。为化解历史遗留不良资产,净化信用环境,改善银政关系,可妥善有序利用贷款减免政策。同时,要充分研究和利用现有政策,最大限度依法合规利用现有不良化解政策,比如原值转让、批量转让、自主核销政策、贷款减免政策。

  第二,进一步发挥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在不良贷款处置中的作用。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是我国金融改革深化和借鉴不良贷款处置国际经验的产物,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在不良资产的管理和处置中,运用了多种技术、手段和方法,对不良资产的处置已具备相当的经验。再者,农商银行在处置不良贷款方面存在着一定的局限性。因而,借助于资产管理公司这样专业机构的力量,对于全面解决国有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问题是十分必要的。 

    第三,努力发挥地方政府的作用。一是完善地方政策法规,改善信用环境。地方政府虽然不能直接制定法律法规,但可以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遏制债务人恶意逃废金融债务方面有所作为,出台相应的政策和规定,支持金融债权人的不良资产处置工作二是在培育不良资产处置市场方面,需要吸引大量的民营企业、外资投资主体和个人等进入市场,地方政府应出台相应的配套政策法规予以支持,以切实改善不良投资交易环境三是规范不良资产处置中介市场方面的作用。要通过政府的引导和规范约束,建立完善不良资产评估、拍卖、法律服务中介市场,为不良资产处置提供规范高效的中介服务四是利用政府行政资源的特殊优势,充分发挥其在不良资产处置过程中的作用。比如在金融债权人处理债务人抵押的国有划拨土地问题上,在确定安置企业职工和清偿金融债务比例,在土地重新规划整合与利益分配等方面,政府的作用是决定性的五是直接参与不良资产项目的处置。鼓励农商银行实行股份制改造,通过溢价募股、股金上市等在资本市场筹集大量资金,将筹集到的资金部分用于清理不良贷款。农商银行进行债务重组、资产置换、债转股等在,地方政府的参与,会更有利于协调各方面的利益关系,容易促使重组成功。 

    (二)利用市场手段处置不良贷款 

   第一,不良贷款打包出售。为缓解政府和银行自身处置不良资产的压力,必须建立和推动不良资产二级市场的发展,宽松对银行出售不良资产的限制,鼓励外资和民间资金投资于国有企业和不良债务,允许成立商业化的资产管理公司、不良资产投资基金等。参与债权交易的银行,根据自己的债权情况,可在经人民银行批准设立的专业市场上挂牌出售债权,出售债权的价格可依据债权的风险程度以及所附带的现金流确定,出售方银行与购买方可通过招标竞价等公开透明的方式确定最终的转让价格,以防范道德风险的产生。通过市场化运作方式,出售方可迅速收回资金,提高其流动性,购买方可以低于债权账面价值买断出售方债权,实现出售方和购买方的双赢。 

  第二,不良资产证券化。资产证券化是指将缺乏流动性但能够产生可预见的稳定现金流资产,通过一定的结构安排,对资产中风险与收益要素进行分离和重组,进而转换成为在金融市场可以出售和流通的证券的过程。随着与资产证券化相关的部分法律法规的修订以及一些与资产证券化相关的新法规的颁布,农商银行已经具备了不良资产证券化的条件。主要策略:一是依法设立资产证券化特殊目的实体,二是建立资产证券化的破产隔离机制,三是切实加强信用增级、信用评级和担保体系,四是分类组建证券化资产池,五是引入权威服务机构管理和处置不良资产。 

  第三,产权多元化。通过市场化解不良资产的另一个最主要的手段莫过于产权多元化的市场基础与组织结构。对于资本金普遍不足、不良资产比例过高的农商银行而言,在政府注资后引入外资、国内机构企业、甚至个人投资者是增加银行资本金、促进产权多元化的必要手段。 

    因此,产权结构多元化对于农商银行治理结构的完善、信贷业务的预算约束硬化、阻断政府干预、消除银行的政策性职能提供制度基础等方面具有重大意义。在一定程度上,产权多元化相对于现有不良资产存量的处置更为重要。只有在银行形成理性与审慎的经营风格后,银行才能被赋予贷款豁免等更多的自主处置手段,社会信用环境才能得到改善,不良资产的处置速度才能从根本上提高,不良资产的产生才会得到有效抑制。

    (三)利用自身力量化解不良贷款 

   第一,积极纠正自身异化行为。一是要在思想上提高认识,加强风险意识。清收要实实在在,问题要及早暴露,任何拖延和掩盖只会使问题更加严重,甚至积重难返。二是必须通过招标的方式,确定专业的评估机构对不良贷款及其抵押物进行价值评估,彻底摆脱暗箱操作和道德风险。三是要完善激励约束机制,充分调动员工的积极性,最大限度地利用现行的各种处置方法,用足用好各项政策,把不良贷款降到最低水平。 

  第二,加大贷款风险准备金的提取比例。目前按年初贷款余额1%的提取比例与巨额不良贷款相比差距太大,如果按国际通行的按贷款分类实际提取,由于农商银行整体盈利水平过低而不具有可操作性。鉴于此,建议按信贷资产余额的3%左右提取风险准备金,以增强银行自身化解不良贷款的能力。同时将大部分风险准备金由农商银行集中统一使用,把冲销企业呆坏账和政府关于国有企业的发展政策、资产重组政策、产业政策结合起来,集中解决一批重点企业和行业的不良贷款。 

第三,建立抑制不良贷款增量的有效机制。大范围地清理化解农商银行不良资产固然会改善其资产结构,降低不良资产率,但不可能一劳永逸,从长远发展看,农商银行每隔3—5年就会产生新一轮的不良贷款,这就要求农商银行建立抑制不良贷款增量的有效机制,从源头进行扼制。

一是实施贷款决策失误追究制度,以个人责任成本制约权力失衡。农商银行要建立信贷交易责任量化制度,让承担责任的大小,同其权力的大小成正比。按参与信贷交易的权力大小划分责任区间,对其造成严重后果的要一追到底。

二是改革贷后日常管理制度,变软约束为硬约束。农商银行把贷款投放给企业,贷款使用的主动权基本上握在企业手里,农商银行对贷款实际使用的监督不仅是事后的,而且是被动的,致使一些贷款使用不当,危及了贷款安全。这就要求农商银行加强对贷款的贷后日常管理,变被动监督为主动管理,建立对贷款单位从贷款发放起始至贷款本息全部收回截止的全过程的贷款使用情况日常硬约束管理制度。

三是改革贷款风险管理制度,变侧重贷前测控为全过程控制。目前农商银行贷款风险意识显著加强,但主要侧重于贷前测控,既重视贷前的信用等级评定和贷款风险度测量,这对于优化贷款投向的确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是,贷款监督管理都是动态发展的,贷前、贷时是效益好的单位,贷后有可能因市场变化或经营管理不善而变成效益差的单位,因而发放贷款的风险度有可能增大。因此,只重视贷前测控,轻视贷后监控,仍不利于降低贷款风险。只有对贷款进行全过程监控,贷后定期(如分月或分季)和不定期(如当单位出现重大变故时)进行信用等级评定、贷款风险度和还贷能力测算,并以此作为调整贷款投向、是否采取信贷措施的依据,才有可能较好地防止新的不良贷款的产生。

    (四)利用平台力量化解不良贷款

    第一利用保全清收化解不良资产。保全清收部门应提前介入,从问题类贷款开始着手处置,避免到期逾期后才开始处置,贻误最佳处置时机。要严格做好不良贷款基础管理工作,广泛查找有效财产线索,充分利用信贷系统或者类似手段梳理出本行内关联企业关联授信情况,根据关联户实际财产状况,对关联户制定统一的一揽子清收处置政策。要采用集中处置、分散处置、严格控制新增不良贷款,从根本上解决 前清后溢 的问题。

    第二采用信贷资产收益权转让处置不良资产。农商银行通过对未来的现金流和回收状态的测试情况,将由此产生的未来收益权流转给其他金融机构,可实现不良资产的提前变现。

    第三广泛采用互联网处置平台处置不良资产。互联网资产处置平台已成为法院拍卖、银行、资产管理公司、交易所、拍卖行等各种类型机构处置资产的综合性资产处置平台。借助互联网平台,不良资产的处置方、投资方、第三方中介等各类市场主体,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信息不对称,最大限度地降低交流互动受时间、地域等因素的限制,最大限度地实现市场资源的自动匹配。河南西峡农商银行  李华有  林荣朋  赵泽轩

 

 

附件下载:




电话:010-68981196 通用网址:中国农村金融网 网络实名:中国农村金融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2018315号-1 中国农村金融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