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微信公众号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7-11-10 14:40:26     文章来源:原创     点击量:228
防控信贷风险必须标本兼治

防控信贷风险必须标本兼治

 

贷款风险防控已不再是简单的、被动的清收处置,必须从风险源头、发展方式、层级和流程以及体制机制上加以研究和治理

 

经济发展新常态背景下,农商银行贷款风险管理跨入新时期,发生增量风险的可能性持续攀升,化解存量风险的艰巨性也在不断加大。贷款风险防控已不再是简单的、被动的清收处置,必须从源头上、发展方式上、层级和流程上、体制机制上研究。未来,农商银行贷款风险防控要有新思维、新视野、新对策。

筑牢控新“防火墙”

在当前经济下行期,农商银行既要持续且快速增加信贷规模,力争把发展中带来的问题在快速发展中解决,也要全面强化增量贷款的风险控制,减少受实体经济去产能、房地产去泡沫等因素影响。各类隐性风险正在加速暴露,发生增量风险的可能性继续攀升,农商银行必须坚持质量效益型的发展方式及稳中求进的总基调。

加强市场分析。农商银行应加强市场分析,包括行业、区域、负债率、资金流、担保圈和产业链分析等等。这种分析应由总行信贷业务部门来组织和发布,总行通过发布信贷业务工作指引、信贷工作意见等文案,指导全行合理对待增量贷款的安排。

找准目标定位。农商银行信贷业务发展,既要尊重市场在配置资源中的决定性作用,又要履行支农主力军的宏观调控作用,要从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问题出发,按照支农支小职能定位寻找发展空间,坚持“安全性、流动性、盈利性”原则,不断调整和优化信贷业务结构,创新金融产品和服务,拓展优质客户,全力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动态授权管理。农商银行应从风险承受能力或风险控制能力的角度出发,对政府平台贷款,实行软约束限额管理;对非政府平台贷款,特别是国家明令禁止的项目或行业,实行硬约束限额管理。对单个企业、一个行业、一个地区,都要自上而下确定其最高综合授信额度,既要实行限额管理,也要实行集中度管理。整个增量贷款的安排,都要置于风险可控的约束之中。

边际规模限定。农商银行既要考虑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借贷市场等需求,也要考虑资金筹措、人力资源数量与质量、激励约束机制、环境与政策的可能以及财务资源的安排等因素,实现投入与产出、供给与需求、成本与效益的平衡,不能盲目追求高速增长和外延的无限扩张,应制订一个内涵的、集约的、精致的发展规划。

新老划断“除毒瘤”

新常态下,化解存量风险的艰巨性加大,必须坚守不发生系统性区域性风险的底线,从全局、战略上研究清收盘活的问题。

正确看待风险。风险是一个动态的过程,是一个时点的表现,不可能完全被“消灭”,那种企求不发生风险或风险不再发生以及发生风险先追责的做法是不切实际的。对于道德风险和部分操作风险而引发的贷款风险实行零容忍,对其他原因而引发的贷款风险,要有一定的容忍度。

剥离存量区别对待。目前,对于存量风险贷款,农商银行应先剥离,再按照“新老划断、分账经营、专业清收、垂直管理”的办法来管理和处置,对因道德原因造成的风险要严格追责,其他原因导致出现的风险要给予免责。在清收责任人上,可根据辖内实际情况,存量风险贷款或是集中上挂到部门由专人清收,或是放到原支行仍由原客户经理清收。

多措并举清收盘活。一般清收处置前要先摸清底数,制定清收措施。清收处置的手段有经济、行政、法律、说教、与他行搭建债委会共同清收等。各种手段可以单用,也可以混合使用,但既要提高效率,又要降低成本,不能简单地图快捷、图方便,不惜成本,不守规矩。清收渠道主要有现金清收、债务重组、收入资产、批量转让、呆账核销。无论是手段清收还是渠道处置,在清收盘活中,农商银行都要先考虑资金与时间价值或占用成本,尽早进行清收处置。这不仅能降低风险贷款的额度和比重,提高贷款的质量,同时也能提高贷款的流动性,降低非生息贷款的比重,增加新的贷款规模,消化历史包袱,理顺财务系统。

强化管理“固篱笆”

农商银行防控和化解风险贷款,无论是控制新增还是降旧,都必须从体制机制上予以保证,既要有正面的激励,又要有负面的约束,在政策安排、制度设计、流程再造等各方面进行调整完善,规范降旧控新的行为。

规范信贷政策。农商银行转变发展方式,立足支农支小的市场不动摇,快速调整信贷结构,坚持有进有退、有保有压、有所为有所不为。对于具有政府背景的企业或项目、医院、学校等重点系统性大户,要制定积极支持的“正面清单”;对于国家明令禁止的产业,要制定限制支持的“负面清单”。

优化信贷流程。要以明确岗位责任、提高效率、增强执行力和约束力为取向,从横向上进一步优化贷款全流程和各环节,整合资源,突出重点,简化手续,标准作业;从纵向上进一步优化总行、一级支行、二级支行的传导流程,明确功能、分清权责、顺畅传导、增强执行力。

明确岗位责任。要彻底改变过去出现风险贷款时,审计或不审计客户经理都要被追责的历史。要建立各层级、各环节、全流程、全方位的责任机制。对于失职的,要明确问责的范围、标准和权限等,提高失职的成本,建立不愿为、不敢为、不能为的机制;对于尽职的,要实行免责机制,防止发生“惧贷”“惜贷”等情况。

建立激励机制。设定经营绩效考核指标时,应确保支农支小和贷款质量指标的适当权重,不但要考核贷款额度、不良贷款率、不良贷款下降率,还要考核贷款户数增长率、户增贷款额度下降率、利息收回率。对于抵债资产,收入后要继续作为不良资产考核直到处置完毕,并且要考核处置回收率;对于减免利息、处置资产、批量转让、呆账核销所形成的损失,要纳入利润考核范围。(作者:湖北鄂州农商银行董事长邹家勇,来源:《中国农村金融》2017年第13期)

 

 

 

详情请关注中国农村金融杂志社微信公众号

 

 

 

 

 

附件下载:




电话:010-68981196 通用网址:中国农村金融网 网络实名:中国农村金融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2018315号-1 中国农村金融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