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微信公众号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7-10-12 12:04:52     文章来源:原创     点击量:115
农商银行绩效问责的障碍与出路

农商银行绩效问责的障碍与出路

 

绩效问责是深化农商银行战略转型的必然要求和有力保证,必须坚定方向、选准路径、确保实效,使其真正成为农商银行动力转换和治理优化的催化剂 

 

  当前,在“从严治行”绩效问责背景下,由于绩效考核制度以及追责制度自身的不健全、不完善,使绩效问责呈行政化、结果导向与短期化特征,并未真正成为农商银行动力切换和治理优化的“催化剂”。绩效问责是深化农商银行战略转型的必然要求和有力保证,必须坚定方向、选准路径、确保实效。

  现存绩效问责制度五大缺陷剖析 

  目前的绩效问责缺乏有效理论指导。当前,绩效问责主体多,党风廉政问责、授权问责、岗位问责和监管问责并存,自上而下的绩效问责居于主导地位,而战略决策、执行和监督失误问责缺失,各类风险问责呈现非常态化和规避监管化特点。农商银行绩效问责的关联度广泛,问责理论依据也应有所侧重,必须打破“重视定量指标,忽视定性指标”的思维定式,突破行为绩效与结果绩效联系上的障碍。尤其对自上而下的绩效问责和横向平行绩效问责,可能在“利益相关者”理论框架下解释更有说服力,然而对于绩效问责转型背景下所追求的制度反省与检讨而言,“利益相关者”理论解释力也较弱,亟须从制度变迁的视角挖掘理论支持。

  行为结果缺乏整体问责办法。绩效问责的有效前提是问责对象对问责主体制度框架的遵守。受金融从业人员自由流动影响,农商银行内部违规人员离职的随意性较大,即便出台了违规人员离职管理办法,强化离职前的风险检查与审计,一定程度上也会出现问责“失灵”的问题,如责令违规人员下岗清收,但其前期违规收益难以清理,农商银行还必须向其发放基本工资,负面效应较大。单纯的内部绩效问责约束力有限,而外部也缺乏整体的监管问责规定,难以对金融从业人员违规所得予以追查、进行同业协同问责,形成问责合力。

  问责执纪缺乏合理组织体系。为解决绩效问责主体众多、问责职能难以聚焦等问题,农商银行往往成立绩效问责工作领导小组,牵头组织绩效问责事实调查和提出责任认定及追究初步意见,绩效问责既要切实防止全链条问责和尽职免责规定异化,又要防止绩效问责执纪主体的不衔接。在某种意义上,由专司执纪监督功能的纪检监察部门牵头问责,可能更有利于绩效问责职能的聚焦。

  过程管理缺乏清晰的问责轮廓。从农商银行绩效问责实践看,一是问责主要限于信贷风险,即主要针对责任人员的操作风险和道德风险,而对于战略层面的信用风险和市场风险较少问责。二是专注于行为结果,忽视过程管理,特别是忽略对过程失职的问责,容易造成有责主体的非公平担责,挫伤问责对象的积极性。三是专注于对直接责任人的问责,忽视对业务链条相关人的问责,不利于形成上下一体、积极担当、共促发展的良性循环,容易导致经营行为短期化以及问责与避责的对立。

  权责匹配缺乏深层制度检讨。有权无责、权责不对等是绩效问责制度面临的深层次问题。农商银行绩效问责大多止于扣发薪酬、降低等级、调离撤职等,很少深入剖析行为绩效和结果绩效等深层次问题,特别是较少能够检讨管理决策及制度规定是否符合实际和是否适应市场变化,并在此基础上,加强制度的前瞻性建设,确保经营管理和战略制度变迁与绩效问责始终匹配。

  强化绩效问责的路径探析 

  强化绩效问责战略定力。农商银行应强化绩效问责定力,将常态化问责、全链条问责、上下双向度问责、全面全员问责通过制度固化下来,并将绩效问责纳入总体制度安排。要着力改进农商银行绩效问责薄弱环节,将战略决策失误以及后台对一线支撑不力等作为问责重点。要强化绩效问责转型的理论研究,为问责实践提供必要的理论支撑。

  健全绩效问责机制。针对问责失灵问题,应在梳理相关金融法律法规的基础上,尽快出台统一的农商银行问责工作指引,将农商银行绩效问责工作与审慎经营规则挂钩,依法推动农商银行形成完整的责任追究体系,使农商银行绩效问责常态化、制度绩效评估常态化,确保问责的制度权威。针对绩效问责制度缺失问题,应在充分保证问责对象申辩和申诉权的基础上,完善金融从业违规人员召回管理与问责人员复出管理办法,激励违规人员主动改错、主动减损、主动远离违规行为。针对农商银行内部问责弱化的问题,金融监管部门应定期开展农商银行履职问责后评价,并将评价结果合理运用到业务准入、监管评级等方面。

  严格绩效问责行为规范。农商银行要设立综合化绩效问责执行机构,将内部监事会、纪检监察、人力资源、财务、审计等资源整合,在党委、董事会统一领导下,加强绩效问责执行力建设,实现联手、联动问责。对于承担责任的方式要分情况分等级,哪些做一般处理、哪些需要党纪处分、哪些承担刑事责任等,都要做出规范性的规定。要将绩效问责纳入现有的行政问责体系之内,完善绩效问责的理论体系与操作方式,使绩效问责真正做到有法可依、有章可循、有据可查。

  提升绩效问责制度效益。要下放考核权力,将传统评价方式与群众评价方式紧密结合,全面推进农商银行员工持股和公众参与绩效问责奖励,通过利益相关者问责,保持内外部问责压力,畅通问责信息,彰显问责公信力。与此同时,还要畅通战略决策部门与一线经营单位的密切联系,鼓励内部制度优化创新。

优化绩效问责环境建设。为了避免由于绩效问责带来的领导干部“不敢为”的心态,要营造良好氛围,重塑问责文化,树立领导干部敢于作为、敢于承担的责任意识。同时,应配套建立相应的尽职免责容错机制,对于一些能干事、想干事的领导干部的改革探索持包容、善待的态度,让那些担当有为者、敢闯敢干者无后顾之忧。(作者:河南西峡农商银行董事长侯正虎,来源:《中国农村金融》2017年第11期)

 

 

详情请关注中国农村金融杂志社微信公众号

 

 

 

 

附件下载:




电话:010-68981196 通用网址:中国农村金融网 网络实名:中国农村金融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2018315号-1 中国农村金融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