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微评论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7-10-11 15:34:25     文章来源:原创     点击量:126
母爱“棉”长

母爱“棉”长

 

文/姚高山 上海农商银行董事会办公室

 

  去年冬日初临的时候,父亲特地从老家给我寄来了一床用新棉花弹制的棉被。棉被散发着阳光的味道,带着儿时记忆的温暖,让我夜晚安然入眠。在梦中,我走进故乡、走近母亲、走进母亲的棉田:十月的江汉平原,处处都是丰收的气息,田野上自由延伸的小路边狗尾巴草和蒲公英迎风舞蹈。一畦畦的棉田里饱满的棉桃缀在枝条上,盛开的棉花则像蝴蝶那样张开翅膀。母亲围着宽大的围裙带着我们兄妹几个采摘棉花,她瘦小的身影在密密的枝叶下或隐或现,而我则躲在棉梗下偷懒。秋日的阳光透过密匝的棉叶洒下来,暮日迟迟,阳光和暖,蝶影蝉鸣,炊烟袅袅儿时的这一幕幕温馨画面,并没有被岁月风化,一直刻印在我的记忆深处。?我的家乡江汉平原是国家商品棉基地,棉花是经济作物,农户人家的油盐酱醋、香烟茶酒、衣服鞋帽等日常开销都得靠它。父亲是村里的小学教师,平时忙于工作,所以家里的农活大多都压在母亲身上。母亲辛勤劳作,像守护孩子一样守护她的棉田,翻垄、播种、灌水、掐杈、捉虫、打药、摘花、晒棉、拔梗各个环节,她都一丝不苟。去镇上采购站卖棉花是我们最欢乐的时候,几大包裹棉花把板车堆得严严实实,父亲在前面掌舵,母亲用一根绳子在前面拉,我们兄妹几个嘻嘻哈哈帮着推车。卖完棉花后,母亲多半会奖赏我们,或是一角钱,或是几粒冰糖。在母亲辛勤的劳作侍弄下,棉花年年丰收,家里日子过得红火,有一年家里还拿到了“万元户”的牌匾。

  花开无声,岁月就这样静静流逝,故乡的花飞虫吟一路伴我从顽童走到少年。1991、1992年,我正上高中,父亲辞去教师一职经商,经营不善导致债台高筑,债主屡屡登门,大哥当婚,姐姐待嫁,还有我的学费、生活费,家里一下子捉襟见肘,正如鲁迅在《呐喊》自序里写的,“从小康人家而坠入困顿”。母亲毫无怨言,用瘦弱的身躯默默扛起一切,家里节衣缩食,养了鸡,喂了猪,母亲还到处收集牛粪和柴草灰给棉田施肥,棉田里还间种了甜瓜也就是那几年,母亲教会了我隐忍、坚强、不妥协,脚踏实地、踏过荆棘,虽有疼痛,但勇往直前。艰难的日子终于熬过去了,大哥的婚礼办得还算隆重,姐姐嫁得体面,我也给家里捧回了复旦大学的录取通知书。1994年9月,我乘船来沪求学,随身携带的行李中有两床崭新的棉被,蓬松、柔软、温暖,有家乡的温情,有浓浓的母爱。

  母亲一如既往呵护着她的棉田,她做了奶奶,当了外婆,还有远在上海让她颇感骄傲的小儿子,她干劲更足了。那几年,母亲总算过了一段安宁甜蜜的日子。然而,1996年初夏,一场暴雨袭来,棉田内涝严重,母亲惦记着刚种下的棉苗,不顾暴雨,扛着铁锹来到棉田,加高田埂,疏浚垄沟,往外排水,整整一个下午,浑身湿透。也正是因为这次过度劳累,母亲一病不起,1996年的10月,母亲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母亲的墓地离她的棉田不远,或许那里是她最好的归宿,在那里她静静看着棉田岁岁枯荣,感受棉田散发着的芳香。

  乡愁在时空隔阂中滋生,因思念而发酵。岁月无痕,母爱绵长,母亲离开我已经20年了,没有了母亲的故乡,留下令人惶恐的虚空,只能用回忆拼命填充。所以我常年用着家乡棉花弹制的棉被,它是时光流淌中的有情空间,是飘零在外时可笃定归依的所在,它让我一直铭记母亲的教诲,脚踏实地,勇往直前。

文章来源:节选于《中国农村金融》杂志2017年12期

 

附件下载:




电话:010-68981196 通用网址:中国农村金融网 网络实名:中国农村金融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2018315号-1 中国农村金融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