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微评论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8-02-09 16:12:02     文章来源:原创     点击量:105

家乡的味道

我的家乡福建永定凤城,是个秀美宁静的小山城,座落在郁郁葱葱的北门山脚下,潺潺的永定河像一条玉带在小城前蜿蜒缠绕而过,哺育着祖祖辈辈的家乡人。每逢佳节倍思亲,当每一个传统节日的到来,浓浓的乡情便不可避免地弥漫于每一个在外游子的心头,那是地域的温暖,是亲人的温情,也是家乡菜的味道,在我的心里,家乡的味道就是皮滑馅香,柔软可口的芋子包的味道 

曾几何时,北京读书回家或是福州打工返乡之时,母亲总会端出蒸好的热乎乎的肉圆子(芋子包也叫肉圆子),看着风尘仆仆的我坐在桌前狼吞虎咽,母亲总会眯着眼睛露出心满意足的微笑,此时此刻,芋子包里不仅包裹着油滑喷香的味道,也夹杂着父母浓郁的欢喜之情和无声的舐犊之念。

小时候家里生活艰苦,再加上父母本就是勤俭持家之人,所以我老是盼着过年过节,因为每到这个时候,家里便会筹备些平常极少吃的美食慰劳自己,其中,芋子包便是我的最爱。每次父母亲制作芋子包的时候,我总是欢欣雀跃,围绕在一旁,久久不愿离开。芋子包的制作工艺简单,原材料主要是芋子和肉馅。做芋子包时,父亲会将水煮熟的芋子剥去外皮,集中放在一个大脸盆里,然后用一根大棒槌把芋子逐个捣烂混合。看似简单,操作却不易,这可是件技术活,若掌握得不好,一棒槌下去,滑不溜手的芋子便会在盆里调皮地横冲直撞,溜来滑去,常常把我气得咬牙切齿的,吃力不讨好那是常有的事。父亲是个很认真的人,如果没把每个芋子均匀得捣个稀巴烂,便会呵斥几句,顺带教育一番,然后才施施然接过手收拾残局。此时母亲便会在灶边同步准备肉馅,我们客家话称之为“芯”。芯的构成,因各家的嗜好而异,我吃过许多不同的芋子包,却独爱母亲制作的芯,吃着口感极佳,香嫩爽滑,味纯而不杂:先将细碎的肥肉倒入锅里煎出油,再加入细碎的瘦肉、笋丝、香菇、墨鱼、芹菜、葱、莴笋等馅料一起炒到熟透,然后撒上胡椒粉,最后泼上调匀的木薯粉勾芡,把粘稠的“芯”盛放在小盆子里就算完成了。

这时,父亲也将混合着木薯粉的芋泥舂搓得差不多了,然后便两头汇合,一家人围坐在桌旁开始做芋子包,边做边聊,相当惬意。右手抓一把芋泥,左手麻利地沾些薯粉,两只手使劲,搓成一个纺锤体,然后拇指从一头陷进去,并以拇指为中轴,另外四个手指在外面配合着不断旋转将芋团捏薄,让里面的洞不断扩大,然后放入适量的芯并封口,便成了一个完整的芋子包。芋子包好不好吃,馅很重要,皮薄皮厚也是极其关键的。做芋皮的过程非常讲究,不可言传只可凭经验为之,有经验的人做的芋皮厚度,形状大小都比较均匀,成品出锅后吃起来超级嫩滑爽口,而手艺差的人做的馅皮因太厚而口感不爽,且外形大小不一而观感不佳,或是做得太薄蒸过后便碎摊在锅里,没有韧劲一夹就烂,总之就是既不好看也不好吃。

很明显,我是属于后一种人,通常情况下,没做几个芋子包便会因帮倒忙被母亲赶下桌,我只得坐在一旁“观摩”,心里却惦记着小盆里的芯,趁着父母起身忙其他事情的间隙快速探手用调羹打一勺往嘴里送,顿时满口生香,陶醉其中而欲罢不能,紧接着又是一勺……现在每每回忆起那种滋味,仅仅想象就让我唾液分泌失调,口水打转,回味无穷。来不及细细品味,在父母回来前便三两口匆匆咽下,然后再摆出若无其事正襟危坐的乖乖状。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在母亲爆发的临界点前我还振振有词狡辩,美其名曰“品尝鉴定”, 当然,语言永远都是苍白的,最终还是难免被“暴力”赶走的结果。

包好后的芋子包放锅里蒸上10分钟,出锅后在热气腾腾、香气扑鼻的芋子包上再抹些猪油,这样便更加鲜香滑软,令人垂涎欲滴。此时,天塌了我都不去理会,没有比吃芋子包更重要的事了。我会用筷子一下夹它五六个放碗里端坐桌旁,芋子包亮晶晶的,好似抹了一层亮晶唇膏,精致可爱,强烈地诱惑着我,恨不得立马咬上一口。我先低头用劲猛吸一口火热的芋子包香,然后才迫不及待地夹起一个轻轻一咬,时间戛然而止,嗯,就是这种感觉,又香又烫,痛并快乐着;对,就是这种味道:滑滑的、嫩嫩的、香香的、美美的。这,就是家乡的味道,也是幸福的味道、亲情的味道,嗅着她,即使隔着千山万水,你也不会迷失回家的路……(福建永定联社 吴爱洲

 

附件下载:




电话:010-68981196 通用网址:中国农村金融网 网络实名:中国农村金融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2018315号-1 中国农村金融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