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微评论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7-10-11 15:32:56     文章来源:原创     点击量:132
怀念土炕

怀念土炕

 

文/高光锋 河北省新河县联社

 

  “三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曾是中国农民期待中的美好生活,虽然平凡,却洋溢着一种幸福滋味。热土炕,光是想一想,心里就会涌起一股温暖。

  作为70后,我对土炕感情颇深。上世纪七十年代,在我们村,家家户户都有土炕。春天的时候,村里的人们把泥土掺上麦秸和成泥,用脱坯模子做成和长城砖大小的土坯,等到晾干后,再把土坯拉回家用来修土炕。土炕是长方形的,长约两米,宽一般是屋子的一面墙,高约七十厘米,三面靠墙,要用一块块土坯配着稀泥砌起来,土坯与土坯间要留出缝隙作为烟道。土炕的外面用砖垒起来,既好看又结实。炕上面铺上一层厚厚的麦秸,然后再铺上与炕一般大小的棉褥子就可以躺下睡觉了。

  那时的房子大多是表砖房,外面砌一层砖,里面用土坯垒成。土炕连着土墙,做饭用的灶台连着土炕,一日三餐做饭时烧的柴火所产生的热量和烟雾就进入土炕,在炕洞里循环一周,再由烟囱排到屋外。在靠近灶台的一边有个又长又平整的平台,儿时我就在这上面牙牙学语、蹒跚学步。我常常跪在炕上,趴在平台上,看着奶奶和娘烧火做饭。我在平台上笑过、哭过、闹过,直到学会下地奔跑,可以说,我幼年的生活与土炕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土炕,是我们休憩身体和抚慰心灵的温馨港湾。在外奔波辛劳一天,回到家里,脱鞋上炕,或盘腿而坐,或仰面一躺,疲惫的筋骨顿时舒展开来。寒冬时节,北风呼啸,大雪纷飞,带着一身寒气走进家中,暖屋子热炕头,扑面而来的是一团烟火气。尽管做饭的烟把屋子熏得乌黑,烧柴火散发出的烟雾呛得人咳嗽,但人们还是禁不住热炕头的诱惑。小孩子的脚冷了,就脱下鞋子,爬上炕头,把冻得通红的小脚丫伸进热被窝里焐一焐,别提多舒服了。那时,一家人的衣服都是娘冬天坐在热炕头上一针一线缝制出来的。我们家人热情好客,邻居婶子、大娘拿着针线和娘、奶奶坐在土炕上拉家常,大叔们和爹就在屋里地上摆一个小桌子打扑克。孩子们一会儿爬上土炕,一会儿围着打扑克的叔叔伯伯揪一下耳朵、扭一下鼻子,嬉戏玩闹。

  曾记得小时候,我跟着奶奶走亲戚,到了晚上睡的是大土炕。那时候,和奶奶走亲戚是一大乐事,能见到很多表兄弟。到了晚上,几个孩子玩累了钻进一个被窝,脸对脸呼呼入睡到天亮。那时候通讯不方便,每年亲戚间都要走动走动,在张家口工作的表叔每年工作之余都要乘坐公共汽车回家来看奶奶两三次。表叔和我们一样睡在土炕上,陪在奶奶的身旁,一家人其乐融融,十分温馨。

现在人们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地暖、水暖、空调的广泛应用使得土炕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想再躺在热腾腾的土炕上美美地睡一觉已成了一种奢望。现在每每想起老家的土炕,总会有丝丝暖意从心底一点点翻涌上来,仿佛能看到袅袅炊烟从农家小屋飘出,久久环绕在村庄的上空,像在等待着远方的游子归来

文章来源:节选于《中国农村金融》杂志2017年12期

 

附件下载:




电话:010-68981196 通用网址:中国农村金融网 网络实名:中国农村金融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2018315号-1 中国农村金融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