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微评论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8-05-11 14:19:38     文章来源:原创     点击量:179

慈母线

 

我的母亲,在我的心中是最美的女神,是最可爱的朋友,是最勤劳的劳模,是最贴心的知己,是我最离不开的人。不知不觉,细细小小的白爬上了总嚷着黄毛不会白的头发,脏脏兮兮的黄染透了一直被我羡慕着的细白的皮肤,岁月的颜色深深浅浅的印在母亲脸上,不禁让我怀念那个还在工作,充满笑容和活力的母亲。

小时候,母亲是我的骄傲,点钞的手指灵活而白皙,像极了小说里常念及的似葱段的纤纤玉指,打算盘的声响清脆而连续,似乎是大珠小珠落玉盘的雨点声,工整而整齐的账本,身体力行的让我不要成为一名小邋遢,色香味俱全的菜,在繁忙的午后,在落幕的傍晚,总能在工作之余给我最大的安慰。但是,年幼无知的我还是母亲的。怨她忙着工作,陪伴我的时间太少;怨她下班太晚,不能接送我上下学;怨她工作地点太远,不能走路探访;怨她每年都不能好好跨年,让我恨透了年终决算;怨她回家太迟,等我写完作业才能吃上饭菜;怨她凡事太精打细算,不能让我胡吃海喝。直到我走进她的世界,体会她的工作,才渐渐明白,生活和工作那么密不可分,那么不由自己。我常常打趣,一到考试季,一家三口集体看书;一到工作日,一家三口都不着家,真是一家人,步调十分一致。

我总说,银行是我的第二个家,是待得最久的家,是看的最多的家,是能一家三口团圆的家。而这个家,突然之间,没了母亲了,退休在家的母亲,天天只能从我们爷俩的口中知道一些单位的趣事,再也不能从中参与了。我们加班,她只能守着空空的家,不能一起奋斗了;我们培训,她只能听见我们的告假,不能加班等我们一起回家了;我考试,她只能默默准备茶水,不能一起埋头看书了。母亲说,她老了,不能融入我们了。我只想回应,没事,我们不都还在继续嘛!继续走着母亲没走完的路,继续服务着母亲没服务过的人,继续做着母亲没做完的事,继续听着母亲没听完的故事,继续说着母亲没说完的话,继续看着母亲没看完的风景,继续像母亲一样将青春给单位,将遗憾留在家,一直在继续,一直在传承。

现在的母亲,褪去了工作时的盔甲,抬手挥别,送我们上班,拱手静待,迎我们回家。也会时常心疼我辛苦,也会时常烦恼我加班,也会时常语重心长讲经验,也会时常念及工作往昔犹在眼前,也会心照不宣了解我们的无奈。虽然她不在这里工作了,但心还在,根还在,芽还在,她还可以细心呵护,还可以经营灌溉,还可以传教栽培,拿着手中的长线,补着生活的空白。

慈母线,身上衣,沉重而深笃,波动我的心弦,唤起我的记忆,谁言寸草心?唯保有母亲的那份初心,那份坚持,那份传承,母之所欲为者,我继述之,母之所重念者,我亲厚之,才能报得三春晖。(浙江富阳农商银行  姚蓉文)

 

附件下载:




电话:010-68981196 通用网址:中国农村金融网 网络实名:中国农村金融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2018315号-1 中国农村金融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