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调查研究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8-01-04 15:03:57     文章来源:原创     点击量:184
供给侧改革视角下融资结构变动对产业转型升级影响研究

供给侧改革视角下融资结构变动对产业转型升级影响研究

——基于广东数据的实证研究

 

立足我国间接融资仍占主导地位的实际,金融供给改革应配合产业政策着力提高效率和质量;加强金融机构改革和金融创新提高间接融资效率;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提高直接融资比重;建立完善的金融配套制度。

 

一、供给侧改革视角下融资结构变动对产业转型升级影响的理论分析

一是通过融资结构调整,控制过剩产业新增贷款投放,引导存量贷款从过剩产能、落后产能中有序退出,同时,引导资金向战略性新兴产业和高技术产业流动,达到逐步“去产能”的目的,带动产业转型升级。二是融资结构的优化对高杠杆融资行业的作用更明显。如房地产业,通过降低房地产开发资金的融资供给,增加个人按揭贷款供给,从而促进房地产业“去库存”,带动住房供需对接、避免要素浪费,为产业转型升级腾出空间。房地产“去库存”后反过来又有助于化解房地产金融风险,二者相互促进。三是融资结构从债务性融资向股权性融资转变,有助于促进资本市场进一步发展,提高实体经济直接融资比重,降低杠杆率,带动企业兼并重组,解除产业转型升级的包袱。四是通过融资结构的改善,促进债券市场和股票市场的发展,提高融资效率和质量,且债券发行利率一般较贷款利率低,股票融资则免除利息支出,从而有利于降低社会融资成本。五是通过融资结构的优化,如有侧重地发展科技金融、产业金融、绿色金融、民生金融,从而带动新产业、新业态以及小微企业、农业和欠发达地区等“短板”领域的融资增长,扫除阻碍产业转型升级的短板障碍。

 

图1 供给侧改革视角下融资结构对产业转型升级的影响渠道

二、供给侧背景下广东融资结构变动对产业转型升级影响的现实分析

(一)广东融资结构变动对产业转型升级影响

1、发挥间接融资占主导地位作用,调整信贷资金投放方向促进产业结构转变。截至2016年末,广东省三大产业贷款投向占比为1.2:41.9:56.9,由此带动了产业结构发生了较为明显的变化,三大产业比重由2008年的5.4:50.3:44.3调整为2016年的4.7:46.3:49.0,第三产业处于较快增长势头。

2、借助利率市场化改革与连续降准降息推动融资成本下行,为产业转型升级企业提供低成本资金。从广东省金融机构(不含深圳)新发放对公贷款加权平均利率走势来看,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不断下降,2016年12月新发放对公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6.8138%,较2015年去年同期下降了0.24个百分点。

3、利用政策性金融引导信贷资金补短板,促进了高科技产业、先进制造业等新产业发展。近年来,广东省科技厅与国家开发银行广东省分行联合设立“广东省科技型中小企业融资担保风险准备金”,为转型升级的科技型中小企业按照风险准备金1:20的比例提供专项贷款,主要投向高科技创业、产学研贷款、园区贷款、创业投资(引导)基金等领域。数据显示,自2013年以来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贷款增速逐步提升,至2016年贷款增速达到20.95%,比各项贷款增速高出9.89个百分点。科技行业贷款增长较快带动着广东工业正朝着资本密集型阶段发展,进而推动产业结构向高级化阶段过渡。2016年,高技术制造业、先进制造业分别实现工业总产值32047.42亿元、57501.64亿元,较2013年分别增长35.7%和24.3%。

4、推动直接融资快速发展带动产业转型升级。一是资本市场融资拓宽了广东企业转型升级的融资渠道。广东省在A股上市的企业中,中小板IPO数量占比超四成,其数量和筹资额均为全国第1,2016年广东直接融资规模占比为12.5%,较2015年提高6.8个百分点(见表2)。随着“粤港合作框架协议”推进,越来越多的广东企业在香港上市,截至2016年末广东企业赴港上市数量超过150家;第二,资本市场助推优质企业通过转型升级形成行业龙头。资本市场为中小企业做优做强提供了“快速通道”,如中兴通讯、美的电器、金发科技、南风股份、大洋电机等企业通过上市实现了跨越式发展。

(二)广东融资结构调整助推产业转型升级存在的主要问题

1、产业结构层面:产能过剩行业挤占信贷资源,对新兴产业造成信贷挤出效应。一直以来中国经济发展中产能过剩问题较为严重,“僵尸”企业占据较多信贷资源,从2016年广东分行业贷款投向结构看,制造业,批发零售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以及房地产业各占10%左右,而电子信息和机械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均不足1%,在经济下行背景下,“两高一资”产业信贷风险不断涌现,以间接融资为主的融资结构使得风险积累在银行内部,银行为防范金融风险难以将信贷资源向科技型和轻资产企业倾斜,未将潜在的资金转变为有效的供给,这对产业升级产生了不利的影响。

2、间接融资层面:现有金融创新尚未能满足产业转型升级发展的需求。在经济大环境日渐复杂、实体经济风险上升、信贷资产质量控制难度加大等背景下,金融中介对金融产品和服务的创新缺乏热情,导致目前广东省金融机构针对产业转型升级推出的金融创新产品十分有限,而且主要集中在债券市场,在信贷市场创新较为滞后。同时,银行为了降低资金风险,对新开发项目以及小微企业设置相对较高的门槛和准入条件,如要求必须有充足的贷款担保品,而这是很多初创型和转型企业难以提供的,这就会延误产业结构转换的有效时机,使原有产业结构难以升级,并形成产能过剩等恶性循环,阻碍了产业结构的升级优化。

2、直接融资层面:直接融资发展滞后制约产业转型升级的步伐。虽然直接融资规模近年来快速发展,但在社会融资规模中的占比仍是四省中最低的(见表3),直接融资发展相对滞后。一是股票市场贡献力有待加强。广东企业融资结构中以间接融资为主,企业货币资产占比平均达到80%以上,而股票资产平均占比不足20%,作为产业转型升级重心的高技术上市企业占全省上市公司的比重仅为15%。二是债券市场发展不足制约产业转型升级。一方面债券总量规模不足。目前债券结构对产业升级支持作用仍较弱,广东债券市场占比最大的是金融债,公司债由于产权模糊、企业规模偏小、信用评级落后、配套制度不完善等原因未能对企业起到很好的作用,发行规模依然较小,远低于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平均水平。另一方面债券比例结构不合理。美国等发达国家和地区的贷款、债券和股票规模比例大约为为3:2:1,呈稳定的“三角垒”平衡结构,而我国的贷款、债券和股票规模比例大约为3:1:1。债券明显发展不足,发展落后的债券市场导致广东产业升级与债券结合度不高。

4、金融配套政策层面:配套制度建立尚不完善,影响金融支持产业转型升级的效率。一是目前金融、工商、税务等相关部门尚未形成良好共享机制,征信系统信息覆盖面欠广、更新速度慢,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尚未健全,导致银企对接渠道不畅通。二是由于缺乏完善的信用风险评估机构,对企业和个人的信用状况缺乏强有力的监测,未能很好地解决银企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制约着银企合作的良性互动。三是信贷风险补充机制缺失。

、主要结论和政策建议

(一)主要结论

1、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金融体制改革应与产业政策协调一致。由格兰杰因果分析可知,融资结构变动与产业转型升级存在同向互动关系,广东融资结构变动对广东产业结构转型升级起到一定作用,一段时间过后,产业转型升级也会促进融资结构的优化。因此,应在国家产业政策的方向上针对性地调整融资结构来推动产业转型升级。

2、直接融资对产业转型升级拉动效应最明显。从影响路径上看,直接融资对产业转型起到了较为明显的正向冲击,而且这种正向冲击并在一定时期后保持了较为稳定的影响;从长期来看,以直接融资比重每提高1个百分点,广东产业转型升级就会优化4.53个百分点,比间接融资高出2.54个百分点。这说明在广东产业转型升级的过程中,直接融资规模的比重提高对产业转型升级的作用更加明显,融资需求量大、资金风险高、资金运用灵活的企业更适合通过直接融资来筹集资金,从而加快产业转型升级。但目前广东直接融资发展相对滞后,应着力建立多层次的资本市场,有效启动直接融资对产业转型升级的积极作用。

3、间接融资占比大但配置效率有待提高。从短期来看,间接融资对转型升级起到积极的影响,但从第2期时这种正向的影响效应逐步减弱,最终还转为了负效应。从长期来看,以银行信贷为主的间接融资每提高1个百分点,产业结构优化率提高了1.98个百分点,效应也不如直接融资明显。由于当前银行信贷并未完全市场化,信贷环境仍不完善,面向产业转向升级的产品开发较为落后,导致间接融资未能准确针对产业转型升级提升资金配置,因此在立足当前间接融资占主导地位的前提,继续加快金融机构改革和金融创新,发挥间接融资服务产业转型升级的主渠道作用。

(二)政策建议

1、发展完善多层资本市场,降低供给侧质优企业融资成本,弥补直接融资不足导致的企业发展短板。一要扩大债券融资规模,为企业转型升级筹集稳定的低成本资金。二要按照建设现代产业体系的要求推动企业上市,加大企业市场融资力度。三要丰富直接融资工具。

2、鼓励金融机构改革和金融产品创新,发挥间接融资服务供给侧转型升级主渠道作用。一要加强金融机构类型改革,增加金融供给主体,满足供给侧产业转型升级过程中多样化的金融需求。二要加强金融机构业务改革和转型,对商业银行来说,应当从以信贷业务为主向扩大中间业务转型,从制造业贷款为主向扩大生产性服务业贷款转型,从以物理网点为主向互联网金融银行转型。三要创新金融服务产品或方式,应用“全产业链金融服务”模式,为供给侧产业链上下游企业提供个性和嵌入式的优质金融服务。

3、强化金融政策与产业政策的协调发展,提高金融工具对供给侧去产能、去库存的作用效率。一要建立以市场机制为主导,政府引导产能过剩产业兼并重组,促进钢铁、水泥等行业的优胜劣汰以及房地产行业的库存消化,提高企业的经济效益,降低信贷资金的市场风险。二要制定与产业规划相匹配的产业信贷政策。三要重点支持高新技术产业、战略性新兴产业,提高信贷投入的针对性。四要借力互联网金融推动普惠金融,尝试金融服务模式与汇聚众智平台相结合,通过新型金融工具促进对传统落后产业的淘汰更替。

4、改善金融配套政策体系,通过去杠杆等方式防范金融风险。一要对落后产能、过剩产能进行有序的去杠杆化,在风险承受能力以内平稳实现金融资源质量优化,产能更替有序化。二要强化金融政策与财政政策的协调配合。三要健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四要推动建设金融中介服务机构体系。

(中国人民银行阳江市中心支行 阮湛洋)

 

附件下载:




电话:010-68981196 通用网址:中国农村金融网 网络实名:中国农村金融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2018315号-1 中国农村金融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