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调查研究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11-28 09:24:23     文章来源:原创     点击量:111590

安徽银行业科技金融实践与思考

 

近年来,安徽省认真贯彻落实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取得一定成效,区域创新能力连续7年位居全国第一方阵,中部地区前列。安徽银行业牢牢把握经济转型和市场需求机遇,把科技金融作为业务转型的重要方向来抓。至20196月末,全省银行业支持科技企业贷款余额1369亿元,贷款户数7072户,有力支持了全省科技事业发展。

一、安徽银行业支持创新驱动战略的实践

(一)建立健全专业化科技金融服务体系。一是科技金融服务专门部门不断设立。目前,安徽辖内大部分银行设立了科技金融事业部或专门的管理部门,实行条线管理,负责科技型企业金融业务管理、产品服务创新、专业特色支行管理等工作。如,合肥科技农商行成立了以董事长为负责人的“科技金融发展领导小组”,设立了“科技金融事业部”,专司科技金融服务工作。二是科技信贷专营机构稳步增加。至6月末,安徽辖内共设立科技型特色支行24家。部分银行在科技资源集聚区域设立了专门从事科技型中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专业分(支)行或特色分(支)行,徽商银行等部分银行建立了科技金融服务专门团队,促进科技金融服务更加专业、高效。三是科技金融专业队伍持续增加。目前,全省银行业科技金融服务从业人员达560人,专业水平不断提升。部分银行在经营机构组建专业客户经理团队,并在总行授信审批部门设立科技金融专业审批中心。

(二)持续健全专业化科技金融管理机制。一是制定单独的客户准入标准。辖内银行业紧紧围绕《中国制造2025安徽篇》《安徽省战略性新兴产业“十三五”发展规划》,主动对接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需求。针对科技型企业轻资产、高成长特点,引入单独客户准入机制。如,兴业银行合肥分行结合区域中小企业客户分布特点,执行差异化客户准入策略。二是建立高效的信贷审批授权制度。建立科技金融审批绿色通道制度,坚持优先审批、即时审批和灵活审批的原则,简化审批流程,引入专家评审机制,提高审批效率和质量。中国银行安徽省分行在中小企业“信贷工厂”平台中开辟了“科技金融绿色通道”,在资料完整合规的前提下,平均5个工作日内即可完成贷款的审批和发放。三是制定优惠的贷款综合定价。注重与科技型中小企业建立长期合作关系,实现科技金融客户“规模、质量、效益”的合理统筹。如,交通银行安徽省分行创新推出“优贷通”利率优惠产品,对科技型小微企业,执行专门定价方案,落实小微企业减费让利政策。四是设立更高的风险容忍度。进一步完善科技金融评价机制,对科技金融业务设立更高的风险容忍度。如,农业银行安徽省分行为“科创贷”业务设置高于全行平均水平的不良率容忍度。合肥科技农商行专门制定了科技金融授信业务尽职免责制度,消除客户经理和审贷人员的后顾之忧。

(三)不断创新丰富专业化科技金融产品。一是因地制宜创新服务产品。根据科技型企业的发展趋势,提供个性化、专业化的融资方案。积极开展专利权质押、应收账款质押、订单融资等专属信贷业务,有效缓解企业融资担保难问题。如,杭州银行合肥分行采用落地总行产品创新战略+结合本地实际再造的方法,陆续在合肥市场上投入多个满足合肥本土需求的创新金融产品。二是多方合作创新风控模式。按照“多方合作、风险共担、互利共赢”的原则,在政府部门的主导下,辖内银行与科技园区、政策性担保公司、保险公司等合作,实现了银企精准对接和风险多方分担。如,徽商银行与合肥高新区科技局开展合作,开发了针对科技型企业的“创新贷”产品,由合肥高新融资担保有限公司进行贷款增信,科技局审批同意后银行再发放贷款。三是多方协作构建科技金融服务生态。持续强化与外部机构的交流沟通,为客户搭建全方位、立体化、全周期的科技金融服务平台。紧密与合肥高新区科技局、经贸局、上市办等政府机构的业务联系,强化各大产业园区、众创空间、创新平台的银企合作,精准定位优质科技型企业客户。

二、存在的困难和问题

(一)融资需求与融资环境之间的矛盾。一是银行经营原则与企业特征存在天然矛盾。银行业具有高风险、高杠杆和巨大的负外部性等显著特征,稳健经营是第一原则。而科技创新存在高风险特征,两者之间存在天然矛盾。二是银行对科技型企业普遍缺乏了解。大部分银行科技金融业务仍处于起步阶段,经验积累有限,客户经理队伍对企业科技含量往往较难把握。三是贷款抵押和担保较少。科技型企业通常存在轻、小、散、专的特点,难以进行有形抵押和企业担保。至6月末,全省银行业科技型企业贷款占各项贷款比重为3.15%,科技型企业贷款同比增速低于各项贷款增速0.69个百分点。同时,科技型企业、科创企业不良贷款余额增长较快,同比增速分别为86.94%164.81%

(二)业务特点与人员队伍之间的矛盾。一是缺乏科技金融专业人才。商业银行普遍缺乏专业科技人才和外部科技专家,难以掌握科技型中小企业所处的行业周期、企业特点、专利技术价值、项目前景。银行开展科技金融服务的项目筛选,除了和投资公司合作外,大多依赖政府、产业园区推荐。二是专业人才培养难度较大、引进力度不足。科技型企业分布行业广泛,专业性强,科技人才也无法做到对各行业都具有充分认知,而银行自身培养即懂科技又懂金融的复合型人才难度很大,金融科技专业人才引进存在不足。目前,全省银行业从业人员12万余人,而科技金融从业人员仅560人。三是缺乏专业的科技金融担保公司和从业人员。一般的融资性担保公司在企业缺乏房产抵押作为反担保的前提下担保意愿不高,部分融资性担保机构人员紧缺,业务反映较慢,对于初创期的科技型中小企业支持力度不够。当前市场环境下,针对科技项目的评级机构、产权交易机构、咨询服务机构严重匮乏,制约了科技金融服务的广度和深度。

(三)企业发展与风险控制之间的矛盾。一是缺担保性资产。科技型企业在厂房、设备、原材料等固定资产的储备上较为薄弱,银行从自身风险防范角度出发,倾向于将信贷资源向行业重点客户、优质企业集中。虽然科技园区内很多企业质量普遍较高,很多科技型企业后期成长性也很强,但还在孵化的初期阶段,银行的融资风险很难控制。二是缺中介机构。受限于专业能力,当前银行开展科技金融服务的项目筛选,除了和投资公司合作外,大多依赖政府、产业园区推荐。当前市场环境下,针对科技项目的评级机构、产权交易机构、咨询服务机构严重匮乏,制约了银行科技金融服务铺开的广度和深度。三是缺补偿机制。目前,虽然国家政策导向要求各级科技部门和高新园区建立科技型中小企业贷款风险补偿基金,但补偿基金规模有限,其他补贴和风险补偿政策覆盖面不足,导致银行对科技型中小企业发放贷款的投入产出不匹配。

三、有关建议

(一)健全科技金融“产业链”环境。地方政府应营造良好的科技发展环境,加大对科技金融的政策支持,在额度有限的风险分担和财政贴补之外,尝试推出相应的税收减免和返还政策,支持银行发展科技金融服务。积极引导培育专业中介机构,从评估、担保、法律、财务等全方位服务于科技项目或企业,再由金融机构与资金需求方进行精准对接,减少潜在风险隐患。

(二)建立更具包容性的监管体系。金融监管部门应加快深入研究科技金融产品模式、结构流程,梳理科技金融业务实质和风险特征,明确监管规则,建立一套容错性监管体系,落实差异监管理念,从风险容忍度、市场准入、监管评级等方面给予金融机构正向激励,增进金融机构信心,维护科技金融市场稳定。可借鉴“三农”和小微企业信贷支持的政策倾斜,如,给予贴息、指标要求、差别存款准备金率、放宽不良贷款容忍度和拨备计提政策、优先实现科技信贷证券化等。

(三)建构多层次科技金融服务体系。商业银行应加大科技金融人才培养和引进力度,打造在高科技领域、专业风险投资等方面具有经验的团队。鼓励商业银行在直接资金支持外,根据科技企业不同生命周期特点,为科技项目、科技成果、科技人才等提供综合性金融服务。优化现有政策性银行的金融资源配置和功能定位,强化政策性银行支持科技型中小企业成长的目标导向。加大政策性金融信用担保和贴息力度。加强非银行金融机构对科技型企业的支持力度,充分利用不同的金融产品,为科技型企业提供资产服务。(安徽银保监局 邵东方 方盛奇 许珊珊

 

附件下载:




电话:010-68981196 通用网址:中国农村金融网 网络实名:中国农村金融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2018315号-1 中国农村金融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