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调查研究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8-02-11 13:25:56     文章来源:原创     点击量:7127

欠发达地区银行业支持实体经济发展若干问题研究

——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银行业为例

一、银行业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现状

中央金融工作会议提出了金融监管的三大目标,其一就是服务实体。基于藏区特殊的历史发展、区位条件以及国家战略定位,玉树州这片土地在国家的总体定位和功能以生态效益为主,同时,民族地区的民生建设更具有重要的政治意义,因此,玉树州银行业服务的实体关键在于生态和民生,目前,玉树州辖内银行业有农业发展银行、农业银行、建设银行、邮政储蓄银行、青海银行等分支机构以及玉树农商银行、资金互助社等法人机构,共计29个营业网点,分布于六市县,开展了“双基联动”合作贷款、绿色信贷、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等专项工作服务辖内实体经济发展,“双基联动”合作贷款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聚焦于农牧区和城镇民生建设,绿色信贷服务于生态文明及绿色循环经济建设。2017年底,辖内银行业总资产148.75亿元,发放贷款31.91亿元,存放系统内款项89.18亿元;总负债144.28亿元,其中各项存款138.08亿元。全辖平均存贷比23.12%,其中玉树市40.03%,囊谦县15.30%,杂多县3.24%,称多县3.22%,治多县2.9%,曲麻莱县4.8%。从玉树州的经济总量来看,辖内银行业支持力度在合理范围,从存贷比及存放系统内款项比例看,辖内部分县域银行业金融市场处于较为严重的抑制状态,即较低比例资金用于支持辖内实体经济发展,较高比例资金投向玉树州外领域,也就是说银行业支持州内实体经济发展力度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二、银行业金融市场与交易成本分析

从以上存贷比及贷款投向数据可以看出玉树州银行业金融市场运行水平较低,也是民族地区欠发达状态的类似特征,首先分析需求侧情况,从有效需求角度考虑,经济运行趋势、个人收入较大影响有效需求,2016年,玉树州总人口40.37万,全州生产总值61.68亿元,较上年增长1.9%,全体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3513.42元,较上年增加1197.99元,因此,理论上讲2017年玉树州总体潜在融资需求处于增长态势。供给侧分析,全州共有29个营业网点,全辖信贷人员数量53人,玉树州国土面积近27万平方公里,服务密度数据分别为1.04网点每万平方公里、0.97网点每万人,硬件服务能力方面从人口看较为合理,但是考虑地理因素后,服务半径偏低;从服务结果上看存贷比及贷款投向反应出供给能力不足及结构性失衡。因此,总体上看,玉树州银行业金融市场的均衡价格偏高,即供给成本偏高,交易成本过高导致了交易量过少,服务实体力度偏弱。

进一步分析玉树州银行业金融市场交易成本过高的因素,首先,比较直观的费用即空间地域大与信贷人员数量少产生的成本,部分县域银行业金融机构信贷人员数量只有1人,面对整个县域开展信贷基础工作,难免捉襟见肘。第二,信息不对称,银行业金融机构理解掌握潜在客户的成本过高,机构最关心的是贷款用户项目投资的成功率以及还款能力及意愿,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劣质条件的贷款申请者获得贷款的成本更低,产生劣币驱逐良币效果,为了避免贷款损失,在信息不明朗的情况下,机构倾向于谨慎放贷,阻碍了交易的产生。第三,整体信用环境不佳加重了解决信息不对称的成本。辖内法治社会赖以存在的契约精神缺失,表现在部分贷款申请者直接询问银行有无不用还的贷款,信用的建立不是一朝一夕的,信用环境的恶化也是逐渐积累的,一是历史遗留不良贷款大规模核销产生的副作用,对群众产生了错误的引导作用,认为贷款不用还的话最终会有国家来承担;二是部分基层工作人员不当宣传精准扶贫领域贷款为政府扶贫款;在整体信用不佳的情况下,更加剧了银行业金融机构不敢贸然放贷的心态,严重阻碍了交易产生。第四,司法强制执行领域的缺陷制约了信贷业务开展,司法是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金融债权的有效执行也是银行业金融机构化解风险的最后一线希望,但是目前机构并不寄希望于法院的强制执行,原因在于强制执行的效率或者结果不尽满意,例如以土地经营权进行抵押贷款时,土地的价值评估、拍卖遇到有价无市,且执行程序冗长,因此,银行业金融机构更倾向于以存放在自身的草山补偿款等应收账款作为质押,在贷户违约时直接扣缴,这种情况制约了信贷业务拓展。第五,产权不明晰制约了交易产生,目前,辖内部分银行业金融机构探索开展了草山经营权抵押融资试点,其中遇到的最大困难就是权利边界不明确,因为目前农村土地确权工作还未完成,《物权法》规定了权利有争议的物不得进行抵押,产权不明确,交易根本无法进行,农牧区群众最大的资产就是土地,如果土地无法进行投资,金融市场基本就一潭死水了。以上五个方面的因素导致了玉树州银行业金融市场交易成本较高,制约了市场运行效率。

三、深化银行业供给侧改革相关建议

合理降低均衡价格是欠发达地区银行业金融市场稳健运行的必要条件,降低均衡价格就必须提高金融市场供给能力、降低交易成本,也就是金融领域落实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补短板、降成本两项任务,基于此,从可行、高效角度提出五项措施建议以深化银行业供给侧改革。

1)以 “双基联动”工作室为载体提升服务密度与质量。提高供给能力最直接有效的办法就是提升金融服务的密度与质量,在地广人稀的藏区,银行业金融机构分设网点的成本较高,建立“双基联动”工作室成为较为合适的选择,在有条件的乡镇、行政村建立工作室,信贷人员与基层党组织工作人员共同以工作室为固定的地点、选定固定的时间为农牧民提供金融服务,可以有效解决农牧区金融服务密度不足问题。同时,银行业金融机构工作人员在基层组织挂职,改变官商作风,深入企业和农牧户,挖掘金融需求、提供有针对性的金融服务方案,向客户要市场,提升金融供给的质量。

2)深化与地方基层组织、税务部门等合作,降低信息不对称状况。银行业金融市场中的信息不对称问题主要体现在信贷人员对贷款申请者的还款能力与意愿掌握不足,例如担保物的权属、价值、保管、灭失等信息掌握不全。实践中,仅仅依靠《合同法》的诚实信用原则来弥补信息不对称是不够的,因此,必须加强行政手段去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目前,比较通行的做法是建立半官方的公共交易平台,例如土地交易平台等,但是在玉树州,这意味着前期的大额固定资产投入,如果后期利用率不高,维持运行的成本很难收回来,因此,在农牧区加强与乡镇党委政府、行政村党支部村委,在城镇加强与税务管理部门、市场监督部门的合作就成为成本较低的做法,乡镇党委政府、行政村党支部村委是与基层群众打交道最频繁的组织,也是最了解基层群众的一级机构,从基层组织获取信贷业务所需的各项信息,可以最大限度降低信息不对称造成的风险;税务管理部门、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掌握着各类商业主体的税款征收、违规违法、行政处罚等信息,也是银行业金融机构开展信贷业务有效的信息,与前述部门合作,可以最大限度降低信息不对称。

3)逐步培育信用大环境,避免损坏信用事件发生。信用环境的建立是最困难的,一是因为需要多部门合作推进,二是因为信用环境就像水,污染它只需一小滴污水,清洁它却需要很大成本。目前,辖内培育信用环境可以从以下两个方面着手:一是规范各部门政策宣传活动,保守部分不宜公开的政策内容,扶贫领域贷款政策往往设定产生不良贷款时的处理方式和意见,一般由财政性资金、银行业金融机构、保险业金融机构等承担,但是严禁对此进行错误解读、宣传,造成部分群众产生错误理解,影响整体信用环境。二是规范呆账坏账核销程序,面对产生的不良贷款,一定要穷尽各种司法救济手段后仍无法收回的部分才进入核销程序,避免金融市场产生逆向选择,造成普遍不还贷款现象,同时,申请司法部门对老赖贷户进行公示曝光、限制出行等制裁,严格惩戒失信行为。

4)实施银行业“回归本源”特别保护政策。我国历史遗留的城乡二元结构及地区优先开放政策导致了城乡、东西部不同的金融市场发展阶段,对不同的发展阶段适用相同的法律和政策,其效果可想而知,欠发达地区具有不同于发达地区的经济和金融特点,特别是少数民族地区,实行特殊的地区保护政策,阻止贫困地区资金大量外流并不是消极的地方保护主义,也不是对市场经济的否定,而是经济金融发展阶段对金融政策的客观需求,是看得见的手(监管行为)限制盲目投机、消除金融泡沫、抑制地区间经济金融发展失衡加剧的有效手段,如果不采用差别化的金融政策降低农牧区放贷的风险,任由市场机制发挥作用,农牧区的金融市场会逐渐萎缩。因此,建议实施相关政策,优先确保一定比例的存款资金用于满足本地区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切实杜绝资金抽水机现象。

5)加强银行业金融秩序运行中的法律保障。一是建议与法院建立长期沟通协调机制,最大限度破解执行难题,争取法院的支持与理解,在时间上尽可能的缩短审判与执行的周期,积极配合法院开展执行工作,利用自身的人缘、地缘优势,为法院的执行工作提供尽可能多的有用信息,采用各种方式查找被执行人财产线索,加快对查封财产的处置进度,切实保障金融债权及时完整实现,二是呼吁土地行政管理部门加快农村土地确权工作,为草山经营权抵押融资提供基础条件;加快推进抵质押预登记过渡措施向正式登记转变,构建完善的产权制度环境。中国银监会青海玉树监管分局党委书记、局长任青才仁

 

附件下载:




电话:010-68981196 通用网址:中国农村金融网 网络实名:中国农村金融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2018315号-1 中国农村金融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