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全球视野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7-09-05 13:54:06     文章来源:原创     点击量:684
日本银行业信息科技建设与监管一瞥

日本银行业信息科技建设与监管一瞥

 

  日本在信息科技监管自动化、引入外部智力、鼓励银行创新等方面的经验对于我国信息科技监管具有较高的借鉴意义

 

文/韩杰 厦门银监局信息科技监管处

 

  随着信息技术对银行业务的不断渗透,信息科技风险逐渐成为银行业金融机构以及监管机构关注的重点领域。研究日本银行业信息科技监管架构、模式和良好经验,对我国银行业信息科技风险监管具有较好的借鉴意义。

  日本银行业发展及监管概况

  战后日本银行业的发展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一是上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初以高利润、高增长为特点的经济复兴金融支持时期;二是70年代中期至80年代末以低利差、低信贷成本为特点的金融自由化泡沫经济形成时期;三是90年代至今天的以低利差、高信贷成本,开放程度高、管制力度小为特征的金融大爆炸时期。截至2015年3月末,日本共有银行业金融机构1340家,其中都市银行5家、地方银行67家、第二地方银行41家、新型态银行8家、信托银行16家、旧长期信用银行2家、信用金库267家、信用组合152家、劳动金库13家、农业协同组合699家、信用农业协同组合联合会35家、信用渔业协同组合联合会34家、邮储银行1家,从业人员15万人,网点共计31726个、ATM机具布设19万台。截至2015年3月末,日本银行业海内外总资产1134.99万亿日元。不良贷款率自2012年的2.3%逐年递减至2014年的1.6%,三菱UFJ、瑞穗银行、三井住友等三家银行以599.48万亿日元总资产占日本银行业总资产的53%。近年来,日本银行业以越南、印度尼西亚、泰国、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为中心的海外加速扩张趋势明显。

  2000年,日本通过《金融再生法》正式成立金融厅,作为日本金融监管的最高行政部门,其以稳定日本金融体系、保护金融消费者利益、提高金融系统效率为目标对银行业、证券业、保险业等进行监管。经过近二十年持续的金融监管体系改革,目前日本形成了以金融厅为中心,日本银行、财务省、地方财务局和存款保险机构等共同参与的金融监管体系,金融监管模式也由旨在降低单个金融机构风险的微观审慎监管体系基本过渡到以防范和化解金融系统性风险、保障宏观经济稳定的宏观审慎监管体系。目前,金融厅下设总务规划局、检查局(现场检查)、监督局(非现场监管)、证券交易等监视委员会事务局以及监查审查会事务局等。截至2015年年末,金融厅共有工作人员1571人。

  日本银行业信息科技建设情况及特点

  日本银行业信息科技建设适应日本经济社会及银行业发展的需要,大致经历了三个时期:一是以公共事业缴费联机批处理、普通存款联机处理、自助取款机、全银数据通信系统等技术应用为代表的信息科技建设高成长期(1955~1973年);二是为服务商品及金融衍生品交易,以客户跨行现金管理及多科目联机处理系统、自助机具银行间联机共用、SWIFT、日银网络等技术应用为代表的信息科技建设稳步成长期(1974~1990年);三是困于经济衰退,以综合金融服务、网络银行、即时清算系统、电子债权系统、FinTech(金融科技)等技术应用为代表的信息科技建设萧条、恢复期(1991年至今)。

  下图展示了典型的日本银行业金融机构信息系统。

  当前日本银行业信息科技发展具有以下特点:一是核心系统处于更新换代期。银行业核心系统逐渐由专用大型机迁移至开放式系统体系结构,目前已完成总体迁移工作量的21.4%。二是中小金融机构多采取共用信息中心模式运营。108家地方银行及第二地方银行等中小金融机构中,有73家机构共用IBM、日立、NEC、NTT、富士通等IT公司提供的13个信息中心。三是多机构联合设立、共享使用的ATM网络发达。日本ATM布设于24小时便利店且为多机构联合共享使用,2014年人均ATM保有量高达每百万人1497台,远高于我国每百万人452台的水平。四是新型态银行快速发展。自1999年成立第一家网络专业银行日本网络银行(Japan Net Bank)至今,日本8家新型态银行资产规模已达1.65万亿日元,从业人员2475人,开户数1574万户。五是FinTech以其低成本、高质量的用户体验迅速与传统银行IT融合,已颠覆日本现有银行IT产业结构。近年,日本众议院通过《日本银行法》修正案以及“世界最先端IT国家创造宣言”,放开银行对金融科技企业的投资限制,承认虚拟货币的法律地位,拓展区块链在金融业的应用,着力推动国内FinTech的发展。

  日本银行业信息科技监管情况及特点

  日本银行业信息科技监管由几个机构共同承担,包括日本金融厅银行检查局,监督局银行第一课、第二课,日本银行金融机构局考察企划课,金融高度化中心以及公益财团法人金融信息系统中心等。主要监管依据为金融厅的《金融检查手册》《个人信息保护指引》,金融信息系统中心的《金融机构计算机系统安全对策基准》《金融机构系统检查指南》等指引。在确保金融交易稳定的前提下,日本银行业信息科技监管当局鼓励金融机构使用先进金融技术,通过成立FinTech研究中心等形式研究相关金融体系的发展并汲取成功经验,指导银行业金融机构提升信息科技风险防范水平,提高金融服务竞争力与效率。

  日本银行业信息科技监管具有以下特点:一是第三方研究机构深度参与银行业信息科技监管。公益财团法人金融信息中心(FISC)作为中立研究机构主导了金融信息系统相关的前瞻性技术研究与风险管理课题,其《金融机构计算机系统安全对策基准》《金融机构系统检查指南》等研究成果被日本监管当局应用于监管实践。二是信息科技监管注重技术细节。监管要求融入各类金融检查手册、指引、指南、解读之中,与业务监管结合度较高。三是信息科技监管对新业态、新技术持开放态度。2000年,日本银行业监管当局放开对新型态银行设立的管制,鼓励新型态银行借助严格的住民登录制度破解无实体网点下身份确认等纯网络银行监管难题,新型态银行获得快速发展。四是高度重视信息科技在银行业的应用。日本金融厅与新加坡金管局、英国金融服务局签订合作框架,大力发展FinTech以提升银行业服务水平,同时将本国FinTech企业推介到对方市场。FinTech发展的同时也带动了云计算、生物体征识别、大数据等新兴技术在日本银行业的广泛应用,已颠覆传统银行业IT市场结构。

  政策启示

  中日银行业演进轨迹相似。当前两国银行业同样面临FinTech应用带来的全新挑战。日本信息科技监管在监管自动化、引入外部智力、鼓励银行创新等方面的经验对于我国信息科技监管具有较高的借鉴意义。

  制定银行业RegTech(监管科技)实施指引,推动银行业以EAST数据应用(现场检查分析系统)为抓手发展RegTech。建议监管机构制定RegTech实施指引、标准,引导金融机构基于EAST数据建立主动预防的风险控管机制,实现营运活动实时监控,做到法令遵循自动化,真正落实银行作为风险管理第一责任人的职责。此举一定程度上能够将巴塞尔委员会《有效风险数据汇总和风险报告原则》(BCSC239协议)从全球重要银行推广到国内一般银行,有助于提升我国信息科技监管在国际上的话语权。

  适当引入第三方研究机构,借助其智力研究成果不断提升信息科技监管的有效性和前瞻性。建议建立第三方研究机构智力成果导入机制,将符合我国信息科技风险监管政策导向、银行业信息科技发展及风险管理现状的第三方信息科技监管研究成果转化为行业标准或监管依据,在避免大量研究成果“沉睡”的同时,为信息科技风险监管乃至业务监管提供多渠道智力支持。

  进一步细化信息科技风险监管,确保宏观信息科技风险监管政策理念落地转化到银行业金融机构系统配置及管理流程之中。在我国银行业信息科技监管制度和标准体系建设已成体系、信息科技监管方法和工具不断丰富的背景下,建议针对信息科技监管专业性和技术性较强的特点,进一步细化、完善信息科技风险监管,将信息科技风险监管法规、指引等条款细化至具体系统配置或者形成最佳实践,以便于指导银行业信息科技风险管理以及确保信息科技风险监管政策切实落地。

  提升风险容忍度,鼓励银行探索前沿信息技术应用。当前,技术创新与应用成为金融业发展的关键因素,云计算、大数据、区块链、生物识别等技术已经广泛应用到实际运营之中。建议监管机构提升风险容忍度,鼓励银行在业务中使用上述前沿技术,借助大型银行、股份制银行自身的技术优势与数据优势打造领先的风险数据分析、应用示范案例。

  日本银行业信息中心共用合作模式、新型态网络银行发展与管理等经验对我国中小金融机构及其监管尤其具有借鉴意义。目前,我国中小银行普遍技术能力较低、科技投入有限,信息中心共用是中小银行节约成本、提升效率的有效方式。而汲取日本监管当局及银行业金融机构在完善网络银行监管法规建设及业务制度设计等方面的经验,也将助力我国“互联网+”时代网络银行的发展。

文章来源:节选于《中国农村金融》杂志2017年10期

 

 

附件下载:




电话:010-68981196 通用网址:中国农村金融网 网络实名:中国农村金融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2018315号-1 中国农村金融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