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全球视野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7-12-11 15:45:12     文章来源:原创     点击量:243
日本虚拟货币立法及对中国的启示

日本虚拟货币立法及对中国的启示

 

   在推动虚拟货币及区块链行业健康发展的同时,有效防范和打击各种违法与犯罪行为——日本针对虚拟货币的监管规则对中国未来相关的监管与立法具有借鉴作用 

 

 文/邓建鹏 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为应对信息通信技术发展对相关金融法律的影响,2016年5月,日本参议院通过了修订后的支付服务法案。日本对虚拟货币进行立法与监管,目的是防止虚拟货币为恐怖组织所用,保护交易者权益,以及防范虚拟货币被用于洗钱等违法行为。新法于2017年4月1日正式生效。根据新法,诸如比特币等虚拟货币被视为货币,可以充当结算手段,从事虚拟货币与现金兑换的交易机构必须到日本金融厅登记。金融厅作为监管部门,有权进入交易机构进行检查,并向交易机构发出业务整改或停止交易的命令。作为金融发达国家,日本针对虚拟货币的监管规则对中国未来相关的监管与立法具有借鉴作用。

  日本虚拟货币立法的主要内容

  与修订前相比,新法在第63条之后增加了“虚拟货币”一章。新增章节引进登记制度,监管从事比特币等数字资产交易的平台。为配合该法规的实施,日本政府于2016年12月制定了“关于虚拟货币交换从业者的内阁府令案”,以及“事务章程第三分册(虚拟货币交换从业者关系)”。“虚拟货币交换从业者”即虚拟货币交易平台。以下对其相关法律内容予以详述:

  强制登记的要求

  已经从事虚拟货币交易的机构需要自新法实施之日起6个月以内进行登记申请。交易机构在正式登记申请之前,也适用支付服务法案的规定。法规强制要求虚拟货币交易机构登记注册,以便于进行统一监管。支付服务法案规定,未经内阁总理大臣登记,不得进行任何有关“虚拟货币交换业”的业务,否则将被判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处以300万日元以下的罚款,或两项并罚。

  交易机构登记注册时,需要提交包括未来三年收支预测在内的各种文件。申请资料主要包括:商号及住所、资本金金额、进行虚拟货币交易业务的营业场所名称及所在地、董事及监事、外国虚拟货币交易机构在日本代表人的姓名、运营的虚拟货币名称、虚拟货币交易业务的内容及方法、虚拟货币交易业务部分向第三方委托的情况等。此外,在交易机构提交申请资料的基础上,政府还会对其准备状况进行听证和实地调研。

  受监管的核心业务

  根据支付服务法案,作为登记对象的“虚拟货币交换业”,包含以下任何一种或多种业务:①虚拟货币的买卖以及与其他虚拟货币的交换;②从事①中所规定行为的媒介、经销及代理;③基于①及②中所规定的行为,对交易者的金钱及虚拟货币进行管理。

  其中,“虚拟货币的买卖以及与其他虚拟货币的交换”,指主动成为交易者(顾客)的对象,从事虚拟货币买卖及交换业务。例如,虚拟货币的销售场所及虚拟货币的交易所等,顾客可以购买比特币,或者将比特币与其他虚拟货币交换。此外,从事虚拟货币的投送交付业务(相当于法定货币的汇款业务),只要运用了虚拟货币买卖机制,则也属于“虚拟货币交换业”的范畴。

  至于“媒介、经销及代理”,指的是接受顾客订单,充当虚拟货币交易机构的代理的行为。“媒介”指的是在虚拟货币交易机构将某个顾客的卖出委托和其他顾客的买入委托进行匹配的行为。而“经销”及“代理”指的是接受某个顾客的委托,进行买入或卖出的行为。“基于①及②中所规定的行为,对交易者的金钱及虚拟货币进行管理”指的是,在虚拟货币交易机构,对进行交易的顾客所持有的虚拟货币,以及购买或销售虚拟货币所用的金钱进行管理和保管。另外,根据日本犯罪收益转移防止法,交易机构还承担反洗钱的义务。

  交易机构的行为规范

  鉴于虚拟货币买卖可能产生的风险,监管制度以保护交易者为重要目的。支付服务法案第六十三条第七~十二款对交易机构设定如下行为规范:①禁止名义出借(比如甲公司有虚拟货币交易机构资质,乙公司以甲公司的名义从事虚拟货币交易业务,此种行为被禁止);②信息的安全管理;③对受委托方的指导;④交易者保护等措施(为防止错认而进行的说明、信息提供的义务);⑤交易者财产的管理义务;⑥与指定的虚拟货币交换业务纠纷解决机构的签约义务等。

  其中的第六项涉及虚拟货币交换业务纠纷解决机制,值得关注。针对各种纠纷,交易机构应根据以下规定,采取相应措施:其一,存在指定虚拟货币交易业务纠纷解决机构的情况下,与指定纠纷解决机构就虚拟货币交易业务签订程序实施基本合同;其二,不存在指定虚拟货币交易纠纷解决机构时,采取虚拟货币交易业务相关投诉处理及纠纷解决措施。虚拟货币交易机构在根据前款规定签订程序实施基本合同时,不得公布该指定虚拟货币交易纠纷解决机构的商号或者名称。

  交易机构信息与风险提示义务

  根据支付服务法案,在虚拟货币和法定货币进行交易时,虚拟货币交易机构对交易者提供的信息正确与否,对交易者的交易判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作为保护交易者权益的措施,虚拟货币交易机构具有对交易者进行说明并提供信息的义务。 

至于向交易者说明的内容以及必须提供信息的具体内容,根据内阁府令案规定,必须从一开始就通过书面或者其他适当的形式进行明确说明。应该说明的信息包括:① 交易的虚拟货币并不是本国通货或外国通货;②交易的虚拟货币,在其价值不能被特定一方保证或者能够被特定一方保证的情况下,当事者的名称、商号和保证的内容;③ 能够防止错认其他交易的虚拟货币与本国通货或者外国通货的参考事项;④ 关于所交易虚拟货币的概要;⑤ 如果存在因所交易虚拟货币价值变动而直接造成损失的风险,说明风险及理由;⑥ 除了以上情况,如果存在可能影响交易者的交易判断,并由此而直接造成损失的风险,须说明风险及理由。根据内阁府令的规定,应该解释的内容还包括:存在由于虚拟货币的特性(在电子器械及其他物品上通过电子方法所记录的财产价值能被电子信息手段转移)或因遭受网络黑客攻击而导致虚拟货币消失或价值减少的风险。 

交易机构及交易者财物的区分 

支付服务法案要求虚拟货币交易机构必须将交易者的金钱或虚拟货币与自身的金钱或虚拟货币进行区分管理。具体方法为:虚拟货币交易机构将自身的虚拟货币与交易者的虚拟货币进行明确的区分管理,且不同的交易者之间也要进行区分管理,使交易者的虚拟货币与自身固有的虚拟货币能够明确区分,并且能够明确分辨不同交易者拥有的虚拟货币,包括在自己的账簿上能够立即对交易者的虚拟货币数量进行辨别。 

以比特币为例,所要满足的要求是将虚拟货币交易机构的比特币与交易者的比特币分不同的账户进行管理,并且能够在账簿上掌握交易者所拥有的比特币数量。不过,法规并不要求每一个交易者都创建一个不同的比特币账户进行分别管理。 

考虑到此前日本国内的交易所曾经出现过破产事件,根据支付服务法案,在对交易者资产进行区分管理的基础上,交易机构还有义务接受注册会计师和会计师事务所对资产区分管理状况的外部监察。虚拟货币交易机构每年至少接受一次外部监察。与之相关,交易机构的账簿也将被监督管理。 

展望与启示 

当前,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整体上已经攀升至七百亿至一千亿美元左右的市值。虚拟货币以区块链为底层技术,正推动互联网由信息传输向价值传输转化。在这个虚拟货币的“江湖”,美国、西欧与东亚的中、日、韩三国已经成为最主要的市场。美国一些州及西欧的一些国家,先后出台了相关法规。 

东亚三国中,除日本之外,韩国也在积极准备虚拟货币立法。据比特币信息网站“BTC123”提供的信息,2017年6月,韩国虚拟货币交易总量居世界第一。与中国一样,韩国当前尚无针对虚拟货币的立法。不过,韩国执政党派正在努力修改一项法案,为比特币、以太坊和其他虚拟货币提供法律框架。新法案有可能创造一个强有力的监管环境,使当局能够更好地处理虚拟货币领域的逃税和其他金融犯罪行为。正视虚拟货币的存在,及时出台相关监管规则,是防范相关违法犯罪行为的重要举措。 

日本作为东亚三国中虚拟货币立法的先行者,其支付服务法案的核心要点包括:交易者权益保护;信息与数据安全管理;交易机构与交易者资金(包括现金与虚拟货币)有效隔离以及反洗钱机制。而美国纽约州金融服务局于2015年出台的虚拟货币监管条例,就已经把握了交易者权益保护、网络安全标准和反洗钱机制等虚拟货币交易的三个最核心的问题,这三个问题恰恰是过去几年网络虚拟货币风险事件的关键点。在日本的相关法律中,这些关键点也得到了重视。 

近年来,在规范虚拟货币行业发展方面,中国监管机构作出了巨大努力,包括前期向公众作出风险提示,以及进驻一些知名交易机构,排查风险隐患,调查可能存在的违规行为等。但在规范指导虚拟货币健康发展和控制相关风险等方面,目前尚未建立长效机制。因此,推动虚拟货币相关立法,应是监管者下一步的重要举措。借鉴日本最新立法实践,中国相关的监管规则应重点关注交易机构的网络与信息安全、交易者资金(现金与虚拟货币)存管、反洗钱机制、风险揭示和交易者权益保护等,在推动虚拟货币及区块链行业健康发展的同时,有效防范和打击各种违法与犯罪行为。 

文章来源:节选于《中国农村金融》杂志2017年18期

 

 

附件下载:




电话:010-68981196 通用网址:中国农村金融网 网络实名:中国农村金融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2018315号-1 中国农村金融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