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政策解读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5-09-14 15:16:38     文章来源:原创     点击量:38329
对涉政收费权质押贷款风险的思考

对涉政收费权质押贷款风险的思考

 

在收费权质押贷款的发放、管理、收回过程中,银行机构应加强与地方政府及各有关部门的沟通联系

 

文/邢桥 方晨 陕西西乡农商行

 

  陕西某县职业技术高级中学是该县唯一一所职业高中,属于县财政全额拨款的事业单位。2005年,该校计划修建教学楼,因资金缺口较大,向银行申请贷款。按照有关规定,学校不符合贷款准入条件,但在县政府的多次协调下,该县农村合作银行向该校发放涉政贷款300万元,期限5年,以学费收费权提供质押担保。贷款发放后,因基建所需资金大,项目周期长,加之该县为国家级贫困县,财政资金匮乏,学校连年亏损。2007年,该县县政府将学校经营权整体租赁给四川某教育投资有限公司,租赁期长达19年。至此,该笔贷款300万元的收费质押权形成事实上的“空押”。

  2010年,贷款到期后,借款人无法偿还本息,形成不良贷款。尽管贷款银行多次与学校、租赁方及县政府进行协商,但因种种原因无法按时归还贷款本息。直至2013年9月,该笔贷款本息才全部收回,历时三年、多回合反复后才挽回了信贷资产,避免了损失。

  风险提示

  收费权质押容易形成“空押”。收费权质押的不确定性因素较多。收费权是预期收益,其价值受实际运营、经济环境等多种因素影响。收费的金额、产生时间、期限等受多方因素影响,具有不确定性,以收费权作为质押,质权的实现往往会大打折扣,甚至出现贷款风险。

  收费权因经营权转移导致质权事实“空押”。该案例中,因借款人经营亏损,由县政府主导,将学校经营权租赁给外地教育投资公司,此行为致使经营权发生转移,银行贷款300万元的收费质押权形成事实上的“空押”。事后,银行意图行使对收费权的质押权利,但受到客观、主观等因素制约,既无法变现处置,也不能亲自代理收费,使质押权还贷无法实行。

  收费权质押存在较大的政策风险。以该案例为证,借款人经过多年建设,成为省级重点职业中学,形成了较好的教学硬件环境,但受国家计生政策的影响,该县适龄学生逐年减少,年招生量始终在1000人以下,加上学生大部分为农村生源,家庭经济状况一般,欠交学费现象较为严重,导致学校经营收入下降,连年亏损,借款人资金周转困难,无法按合同约定还本付息。

  收费权质押贷款贷后管理难度大。银行机构办理的收费权质押大多以贷款项目自身收益作为标的,还款来源与标的物高度重合。在第一还款来源出现风险之前,银行只能通过对借款人开立账户监管、对现金流量监控来行使对质押担保物的贷后管理,但这种贷后管理又过度依赖于客户是否自觉遵守与银行签订的协议,主要看资金是否违规外流。本案例中,银行在借款人连年经营亏损、经营权又转移的情况下,难以采取有效手段确保信贷资产的安全。因此,此类公益性事业单位、社会团体收费权质押贷款进入不良后,很难提供第二还款来源。

  收费权质押很难实现。根据我国物权法、担保法有关规定,债务人无法偿还到期债务时,质权人可通过司法程序,将质押收费权转让给有资质的机构承接管理,质押人从转让收益中获得代偿资金。但在实践中,收费项目的垄断性、转让平台的限制性,形成收费权的质押权很难实现。如该案例中,银行作为质权人是不能代替学校直接收取学生缴纳的费用或采取强制执行措施控制和处分收费权的。同时,由于收费权属于地方政府所有,学校只是代收,加上目前财政基本结算账户实行“零余额”账户制度,从操作层面来讲,一旦收费权质押出现问题,银行是无法真正行使质权人权利的。

文章来源:节选于《中国农村金融》杂志2015年15期

附件下载:




电话:010-68981196 通用网址:中国农村金融网 网络实名:中国农村金融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2018315号-1 中国农村金融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