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经济金融观察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7-08-28 14:20:41     文章来源:原创     点击量:593
看农产品期权如何管理农业市场风险

看农产品期权如何管理农业市场风险 

 

  农产品期权的推出丰富了期货市场的衍生品工具,完善了我国农村金融服务体系,为化解粮食收储制度改革中的突出问题提供了有力的金融支持和服务 

 

 文/张秀青 北京大商所期货与期权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 

 

  当前,我国正在着力推进粮食收储制度改革,改革之初,我国粮食市场将经历一系列的深度调整,曾受收储制度保护的粮食品种,如棉花、大豆、玉米等将经历价格快速下跌,农产品市场波动风险加大,种植者收益也将受到较大影响。随着农产品价格市场化改革的推进,农业主体都亟需进行风险管理。 2016年年末,国家正式批准农产品期权上市。2017年3月31日和4月19日,豆粕和白糖两个农产品期权分别在大连商品交易所和郑州商品交易所挂牌交易,这是我国期货市场发展的里程碑。农产品期权是国际主流的风险管理工具之一,不仅购买成本低、价格透明,还可以保值、增值,便利各方使用者。同时,农产品期权的推出丰富了期货市场的衍生品工具,完善了我国农村金融服务体系,为化解粮食收储制度改革中的突出问题提供了有力的金融支持和服务。 农产品期权化解改革中的突出问题 期权的避险机理比期货有更多优势,刚刚推出的农产品场内期权可为当前粮食收储制度改革中存在的价格下跌使农民利益受损等问题得到缓解。 期权的本质就是将未来买卖的权利进行定价。从具体操作看,期权买方向卖方支付一定数量的权利金,以获得未来某一时期以事先规定好的价格(即执行价格)购买或出售一定数量特定标的物的权利。对于期权买方,这种权利是一种选择权,不负有必须买进或卖出的义务,放弃行使权利的最大损失仅为已付的权利金,但可以获得价格向有利方向变动的收益,不需支付和追加保证金,比期货套保成本低。对于期权卖方,如果买方要求行使权利,卖方必须履行;如果买方放弃行使权利,则权利金收益可以摊薄卖方企业的运行和管理成本。从避险机理看,期权就是保险,但比保险更适于管理系统性市场风险。 以玉米为例:一是可以保障农业经营主体的利益。农民、合作社或者种粮大户等农业经营主体通过签订“保险+期货”协议或者购买场内期权,可较好地进行价格风险管理。如果农业经营主体在播种的四五月份购买了玉米价格保险或在交易所直接购买了玉米期权产品,无论秋收后价格如何下跌,种植户和国家都不用担心粮价下跌给农民收益带来的影响。如果价格上涨了,农业经营主体可以放弃行权,其损失仅为购买期权的权利金,但可以获得产品价格上涨的收益。二是可以保障风险管理主体的利益。保险公司购买了玉米期权产品,就可以避免由于价格暴跌所带来的赔付金额大于保费的风险。如果市场价格上涨,保险公司不必履行赔付义务,却获得了保费收入,其成本仅为购买期权的权利金;期货公司的风险管理子公司作为场外期权出售方不仅可以获得权利金收入,还可以凭借其在研发、技术等方面的优势和能力进入期货市场进行交易,将转移过来的风险进行套期保值和风险对冲,并得到合理的收益。 农产品期权的发展实践 期权诞生于十七世纪,现代期权交易以1973年芝加哥期权交易所的成立为标志。目前,世界期权市场的名义规模占全球衍生品市场的40%左右。农产品期权是美国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率先推出的,随后加拿大、英国、德国、日本、印度、巴西、俄罗斯、阿根廷、墨西哥和澳大利亚等国也相继推出了农产品期权。目前,全球共有玉米、小麦、大豆等60多个农产品期权品种,其交易量居于各类期权交易量的前列。2016年,全球期权交易量为93.3亿手,同比下降9.6%,但是过去的30余年来一直是高速增长,年均增速为14%;2016年,农产品期权交易量为0.83亿手,同比增长1.8%。从支持农业发展的角度看,美国、加拿大、巴西、墨西哥和世界银行等国家(国际组织)都是引导农业主体运用农产品期权工具管理价格风险的典范。 我国的农产品期权业务开始于2013年。4年来,多家期货公司开始探索场外期权业务,旨在利用期货公司的专业优势推动业务创新,加强期货市场与现货市场的互动。2014年9月,证监会发布了《关于进一步推进期货经营机构创新发展的意见》,提出“探索交易商制度,培育专业交易商队伍,稳步发展场外衍生品业务”,各个期货公司的风险管理子公司进一步加快了探索场外业务的步伐。同时,农产品场内期权的推出也提上了议事日程。时至今日,豆粕、白糖的农产品场内期权正式推出,棉花、白糖、玉米、鸡蛋、大豆、豆油和棕榈油等大宗农产品的场外期权业务已经相对成熟并探索出了多种模式。 从既有模式看,为了管理市场价格的风险,农业生产经营主体(农民、合作社、农业企业等)向期货风险管理子公司定制场外期权,并支付少量权利金。当价格向不利的方向变化时,农业生产经营主体要求行权,可以规避可能发生的更大损失。当价格向有利的方向变化时,农业生产经营主体可以放弃行权,此时仅损失权利金,但享受到了市场价格上涨的收益。期货风险管理子公司作为场外期权的卖方,将自身的风险转换成期货头寸,在场内期货市场进行对冲,使自己处于风险的中性状态。 实践中,农产品期权参与各方之间的合作模式多种多样(如图1所示)。例如,以吉林云天化合作社和浙江永安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为代表的试点模式中,合作社、农业企业先与农民签订保底价订单、保底租地协议等,再向期货风险管理子公司定制场外期权。又如,以辽宁锦州义县和上海新湖瑞丰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湖瑞丰)为代表的试点中,种粮大户、合作社或农业企业直接与风险管理子公司签订场外期权合同,以稳定农民收入。义县模式还可以进行“二次点价”,即农民先将粮食销售给新湖瑞丰,后者先按保底价核算的货款支付给农民,在未来一段时期,如果粮食价格出现上涨,农民有权力在某一天要求二次点价,新湖瑞丰将此阶段粮食价格上涨后的一部分市场收益再返给农民;如果粮食价格下跌,则农民仍然享有保底价。再如,为了更好地与农业生产经营主体建立信任与合作,部分期货风险管理子公司正在尝试通过农业保险公司与农业生产经营主体签订保险合同并支付保费,农业保险公司再向期货风险管理子公司定制场外期权,进行风险管理委托。由于场外期权是非标准化的,设计场外期权条款非常灵活,可以根据实际需求量身定做期权策略和产品。 因此,在农产品场内期权推出之后,农产品场外期权仍然具有自己的发展空间,与场内期权形成互补,满足市场主体的风险管理需求。 农产品期权成为农村金融体系的新生力量 对于已有25年发展历史的中国期货市场而言,农产品期权才刚刚起步,正在成为我国农村金融体系建设中的一股新生力量。我们需要在以下方面着力推动相关工作: 在豆粕期权之后尽快推出玉米场内期权。相比期货,期权的资金使用效率更高且在风险管理方面具有独特优势。在豆粕期权正式推出之后,为了配合玉米的市场化改革和化解巨量的玉米库存,明年春播之前应推出玉米场内期权,在明年四五月份春播之时,合作社、粮食银行和保险公司等主体可以购买期权避险,有利于国家根据期货、期权的价格估算农民收入,提前把握农民的收益及补贴力度,引导农民合理种植。在豆粕、玉米期权上市之后,再尽快推出其他商品的场内期权。 扶持农产品期权发展并创新农业支持政策工具。通过市场工具提高农业部门的自身竞争力已经被越来越多的国家所重视。作为一种市场化的风险管理工具,农产品期权的前期发展需要政府扶持。借鉴国际经验,我国可以探索开展农产品期权权利金的补贴试点。同时,研究目标价格补贴、生产者补贴与农产品期权结合的可行性,推动将涉农主体的期权套保情况作为农业信贷发放的授信要素之一。 加快创新农业保险产品和完善相关制度。相关政府部门应尽快出台优惠政策,推动以价格为基础的农业保险产品的开发和推广,积极探索与期货、期权市场的对接。在设计农业保险产品时,应充分利用期货市场的信息作为参考。同时,加快审批步伐,允许符合条件的保险公司以对冲风险为目的使用期货衍生品工具,清理取消对企业运用风险管理工具的不必要限制,支持农产品期权市场的健康发展。 切实提高期货市场的承载能力。农产品期权推出后,利用期货/期权市场避险的需求提高,也就对期货市场的自身发展提出了更高要求。为了满足收储制度改革后大宗农产品的避险需求,期货市场的承载能力仍需继续提高。交易所一方面可以通过降低手续费、完善做市商等各项交易制度及限仓等监管规定,放宽对机构投资者以对冲风险为目的的期货交易的限制;另一方面,通过继续深耕现有品种,结合产业发展的需求不断完善合约设计和相关制度安排,逐步解决合约不连续的问题,提高期货市场功能发挥的水平。目前,股票基金参与商品期货的政策还很有限,国家应出台有关政策支持公募基金参与期货/期权市场。从长期看,要不断完善期货工具,加快推出农产品相关的期货新品种如商品指数、天气指数等交易工具,为农民、产业客户和农业保险公司等在风险管理方面提供更多的选择。 加强对农业主体的宣传及业务培训。农产品期权市场的健康发展需要农业主体对新型风险管理工具的理解和有效使用,应由政府相关部门牵头实施对农民、合作社、涉农企业等农业主体的风险管理教育培训计划,或者资助委托相关的市场机构,如明确各级农校、农民科技教育培训中心和各级农业技术推广机构等现有的农民培训渠道,在农业主体中普及市场风险的管理知识。文章来源:节选于《中国农村金融》杂志2017年09

 

附件下载:




电话:010-68981196 通用网址:中国农村金融网 网络实名:中国农村金融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2018315号-1 中国农村金融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