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经济金融观察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8-12-03 15:17:52     文章来源:原创     点击量:1913

新金融、新模式、新生态:论道金融业高质量发展

 

 

金融业正在发生历史性变革。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技术的推动下,传统金融机构与新兴金融机构的融合越来越明显,展现出新的金融产品、金融模式与金融生态。

121日,由新华社财经国家周刊、瞭望智库联合主办的第三届(2018)中国新金融高峰论坛在北京召开。来自监管机构、金融机构的40多位金融人士共同探讨大变革之下的金融业高质量发展。

 

 

振兴实体是金融天职

金融是实体经济的血脉,服务实体经济是金融的天职。

对此,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徐福顺认为,充分利用金融业服务企业发展,更好地推动主业不断做强、做优、做精,要做到以下三点:一要坚持以融促产,立足主业、实业,推进产融结合;二要坚持因企施策,严格规范中央企业金融业务。不同企业发展金融业务的基础条件、现实情况不尽相同,探索开展分类管理,因企施策;三是坚持问题导向,严格控制金融业务风险。建立金融与产业之间的风险隔离,坚决守住不发生重大风险的底线。

金融只有帮助实际资本的运动和循环,才可能创造新的价值;只有支持实体经济的金融活动才是好的金融活动;只有在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的前提下,营造好的金融环境和生态,才能更好地支持实体经济。中国银保监会政策研究局巡视员叶燕斐说。

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贾康认为,金融功能的发挥,就是要通过深化金融供给侧改革,把握好金融创新。在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强调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要以多方协调配合的措施防范系统性风险,及要深化金融改革,完善市场约束机制,扩大开放,提高效率的指导下,要有大局观、大监管、大框架,发挥金融功能,防范风险。

作为与实体经济打交道的金融机构,一些与会人士也结合自身经历谈及了当下实体经济尤其是民营企业的难题与破解之道。中国融资担保协会的副会长、广东中盈盛达董事长吴列进认为,民营企业现在最关心两大问题:首先,中小微企业成本高起,民营经济在税收上、费率上还有更大的改进空间;其次,应着力解决民营经济信心不足的问题,应用立法的方式保护企业家的创新意识和所得财产。

 

金融科技是把双刃剑

金融科技作为当下金融行业最明确的一个发展趋势,如何有效发挥技术优势、规避行业风险,是汲取互联网金融发展经验与教训之后,最值得考虑的问题。

中国科技发展到今天,传统的金融系统提供不了一些服务,必须在金融科技发展基础上大力发展普惠金融。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如是说。

中国光大集团董事长李晓鹏提出,过去几年,互联网推动金融与科技融合发展成为趋势,金融与科技正从低频浅层次的融合走向高频全方位的融合发展。具体表现为五化:支付移动化;系统开放化;平台生态化;服务场景化;风控数据化。基于此,光大集团制定了新的中长期发展战略,围绕敏捷、科技、生态进行三大转型。

国家外汇管理局总会计师、综合司司长孙天琦也提醒到,金融科技可以冲破市场壁垒,促进金融市场开放,近期跨境金融服务已成为国家之间双边自贸协定谈判的讨论重点。但金融科技也会助长跨境违法违规提供金融服务,导致风险跨境传染。因此,跨境金融服务要放得开、管得住,风险必须可控,缺一不可。

国务院参事室金融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中国人民银行参事室副巡视员张韶华特别厘清了征信机构与数据公司的概念,指出真正的征信机构没有大数据之说,而是有一套固定的模板来填入可靠、相关、准确、及时的数据,以会员制为基础,面向受监管的信贷会员机构提供服务,供信贷发放和监控目的。相比之下,数据和数据分析公司对数据的质量、相关性、及时性和完整性要求低,且存在大量的非结构型数据。

 

 

数字普惠金融要走出新路

要充分地认识金融业数字化转型的重要意义。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李东荣表示,金融业数字化转型是适应现代生产力发展客观规律的必然要求,是发展数字经济、推动新旧动能转换的重要内容,是提升金融服务质量和效率、补齐传统业务结构中短板的迫切需要。

数字化的手段在推动普惠金融的发展更是具有突破性意义。李东荣进一步指出,当前中国金融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依然存在,小微企业、民营企业、三农和扶贫等领域的金融服务水平有待进一步提升。推进金融业数字化转型,有利于将金融资源更加高效地配置在经济社会发展的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发挥雪中送炭的作用,从而更充分地满足人民群众和实体经济对多样化金融服务的需求。

对此,中国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锋提出,目前,仍存在金融产品和服务方式不能很好地满足新型农业和农村发展需求,为农村地区提供信贷服务成本高、风险大,农村金融服务可持续性面临挑战等诸多问题。接下来,应该建立创新增信与风险分担机制,针对农业农村特点,创新金融产品,完善抵质押贷款产品,充分发挥信贷+担保、信贷+保险+期货的风险分担作用。

农业农村部计划财务司副巡视员王晋臣表示,农业农村部高度重视农业农村金融工作,真刀真枪的干起来,就离不开真金白银的投下去,目前的资金筹措渠道、投入力度还远远满足不了需要。因此,迫切需要创新投融资体制,汇聚全社会力量尤其金融支持,来激活主体、激活要素、激活市场,培育乡村经济社会持久发展的旺盛生命力。

河南省兰考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王彦涛结合兰考普惠金融改革的经验称,金融产品供给丰富化非常重要。干部的金融素养培养、人民群众的金融知识丰富等,都能助推农村、农业的发展,都是三农发展的重要因素。

从机构的角度来看,技术赋予普惠金融的空间还有很大。百乘金副总裁郎丹柯谈到,普惠金融一直存在两个问题:其一惠而不普,资金成本很低,但是小微企业无法得到,其二普而不惠,即资金成本昂贵,小微企业难以企及。小微企业需要更加方便、快捷、符合自身需要的金融服务,而金融科技则可以为小微企业贷款提供长久化、可验算、可量变的保障手段。

蚂蚁金服副总裁徐浩认为,科技本身并不带来风险,科技可以提升金融产品和服务的能力,但是同时要关注相匹配的风险防控能力的提升。

 

 

强监管仍将持续

今年以来的金融业全方位开放,势必会重构中国金融市场。中国银行原行长李礼辉提出,针对全方位开放、穿透式监管正在成为新时代金融业主要特征的背景,建设一个高效、稳定的金融发展环境至关重要。其中,包括三大重要因素:开放金融市场,维护金融安全;强化风险约束,加强专业化;提升监管效率,进行数据统一。

在涉及到金交所监管、潜在风险监管、区域性监管以及长效机制等方面,与会嘉宾给出了切实建议。

中国证监会打击非法证券期货活动局局长李志斌说,尽管此前对各类交易场所进行过清理整顿,但仍存一些遗留问题。因此,部际联席会议正在督导建立长效监管机制,坚决防止违法违规问题死灰复燃。一方面,要对金交所严格限定业务范围,防止监管空白和套利;另一方面,全国目前共70多家的数量还要缩减,各省级区域原则上一个类别只剩一家,对现有的交易场所该规范的切实规范,该关闭的坚决关闭,该整合的稳步整合,该转型的限期转型。

中国银保监会财务会计部(偿付能力监管部)主任赵宇龙表示,应尽快建立健全金融机构的市场退出机制。明年要警惕的两大潜在风险:黑天鹅灰犀牛黑天鹅是不可预知的,而灰犀牛是熟视无睹的,两者的突然爆发才是真正的风险。监管方面,应该尊重规律、尊重常识,改革中的风险仍然需要用改革的办法来解决。

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秘书长吴震建议,对互联网金融平台进行全托管,最大程度地管得住,管得好。同时加强立法提供管理依据,完善措施管住关键环节,重视技术提供全面支撑,健全配套完善发展环境。(《中国农村金融》杂志社)

 

附件下载:




电话:010-68981196 通用网址:中国农村金融网 网络实名:中国农村金融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2018315号-1 中国农村金融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