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封面专题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1-11 14:52:45     文章来源:原创     点击量:379

改革让我们越来越好

  上个世纪80年代的一个冬天,虽然才下午4点多,但天已经漆黑了,月亮还没有出来,太阳已经下山了,在这白黑交际的时候,老胡正坐在一辆破旧的三轮货车上,行驶在一望无尽的森林小路中,身体时不时地随着破败不堪的道路左摇右摆着。突然一个踉跄,好悬被甩下车,老胡回头看了看,原来路过了一个雪坑,老胡紧了紧身上的棉大衣,不自觉地摸了摸身子下面的麻袋。

  “老胡啊,没事吧?”村里供销社的司机老王问道。

  “没事,还有多远啊老王?”

  “快到渡口了,过了渡口还有20多里地,也就一个小时就到啦,比咱上次能早不少哩!

  “好好,安全第一,不着急。”老胡不自觉地又将身子向下坐了坐,也不知是怕再次的颠簸将他颠出车外还是怕身下的麻袋颠簸出去。

  这是大兴安岭深处的一条山路,山路的尽头是黑龙江畔的一个边陲小镇,小镇坐落在大山深处,离最近的县城也有近500里的山路。山路特别的崎岖,有着曲折蜿蜒的盘山路,也有着笔直但颠簸的林间路,当然了还有着渡口,夏天时候需要划船才能渡过,而冬天就不需要了,因为冬季平均零下30多度的气温足以使冰面厚实到承载村中的一切交通工具。

  月色逐渐撒满了大地,月亮终于爬上了夜空,老胡一行几人也终于抵达了小镇。

  “老胡,直接回家呗?”老王问道。

  “先不回家,去银行。”老胡坐在麻袋上,好像与麻袋融为一体了一样,好似一尊雕塑。

  “你这体格子越来越不行了呀老胡,瞅你给冻得,蜷缩成一团啦。”同行的老孙嘲讽道。

  老胡撇了老孙一眼,咽了咽唾液,并没有作声

  小镇上的人家并不多,银行在小镇的中心,一栋矮矮的土房,一圈同样矮矮的、有几处漏洞的栅栏,透过栅栏上的洞能够看见屋内有一盏煤油灯发出微弱的灯光。

  “小尹?小尹?出来抬东西了。”到了银行门口,老胡喊他的徒弟。

  “来了,来了!”小尹听闻老胡回来了,急忙提着油灯就出来了。

  小尹帮着老胡把麻袋从车上抬下来,老王一伙人也跟老胡道别就回去了。

  “行长,这一路上没啥问题吧?”小尹见旁人都走了,赶紧问道。

  “安全安全,快快,先进屋。”

小镇上所谓的银行内部,可能称为银行并不恰当,准确的称呼应该是——当铺。类似古代当铺的样子,高高的柜台,锈迹斑斑的铁栅栏,柜台下有一块木板用作垫脚才能够将钱取下或是放入。老胡二人将麻袋抬进柜台内,解开绳子,从麻袋里拿出摞摞“百元大团结”,小尹拿来算盘,仔细核对卡把。

  “行长,没问题,钱数都对。”小尹放下算盘。

  “那就好。哎,你说咱们信用社什么时候才能有辆运钞车呀,也省得我这人力运钞了,每一次都是提心吊胆,担惊受怕。”原来是小镇的银行现金不够兑付了,老胡充当“人力运钞车”去县城调款了。

  “行长,我觉得不远了,报纸上说咱们国家要改革开放啦,咱们信用社的春天应该也不远啦!到那时候,咱就再也不是游击队了!”

  “那太好了!真希望我们信用社有一天真正能挂上银行的牌子!自己当家做主!”老胡和小尹一边说着,一边向家中走去。但他们没有注意到月光将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天上的北斗星今晚很亮。

  2003年这一年发生了很多的大事,但对于在小镇出生长大的我来说却知晓甚少,不过我对于银行的记忆却尤为深刻。最初对于银行的概念就是每次父亲领我们姐妹二人去镇上买糖块的前一站,从高高的柜台中取出几张钱币的地方。每次都会觉得银行这个地方好神奇,有着用不尽的钞票。这次取完钱之后,父亲还是一如既往地和大家聊天。

  “胡行长呀,咱们银行什么时候能有点惠民政策呀,啥时候能给咱农民整点贷款呀?你说咱这名叫农村信用社,也没给咱带来啥实惠呀!”

  “别着急,别着急,快了,快了!”

  “你看看你老胡,你这行长都干了多少年啦,一直跟我们说快了快了,我看你是快退休了吧?哈哈!”

  “我快退休了这是真的,但有好消息也是真的!咱们农村信用社有人管,有‘婆家’了!全省成立了省联社,咱农村信用社的春天马上就要来到了!”

  “就是有人领头,带着咱了呗?咱也不再是‘游击队’了?”

  “对对对,就是这个意思,放心吧,咱们农村信用社现在是服务‘三农’的主力军,是咱百姓自己的银行,如你所想的农民贷款已经不远了!以后只有方便农民,服务农民,咱现在身份可完全不一样了!”

  “好好,这就好。”父亲一连说了三声好,能够看出父亲和老胡都格外的激动,我也格外的高兴,因为父亲高兴我就有可能多吃一块糖果,而对于父亲和老胡嘴中出现多次的词汇“省联社”却全然不懂。

  2011年的夏天我大学毕业了,而就业问题是我毕业后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通过学校老师的信息,我知道了农村信用社正在组织招聘考试,想起信用社,我的第一反应是家乡大山里小镇上那个矮矮的一栋土房,破旧不堪还漏了几个洞的一围栅栏,当铺一般的屋内环境。我问老师信用社是银行吗,老师笑了笑,仿佛看出了我心中的忧郁,与我说道:

  “我知道你是从山里走出来的孩子,始终对于农村两个字比较敏感,但是你要知道,我们的国家在进步,改革开放这么多年来,信用社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早已从当年的‘游击队’变为‘正规军’啦,而且不要以农村二字来妄下定论哦!现在的信用社可以说是银行业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服务三农的主力军呢!”

于是,在老师的劝说下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报了名。之后的一切很顺利:笔试、面试、体检,直到正式通知我上班,一切都显得那么的顺理成章。

  上班之前,地区信用社组织辖内的全体新入职员工进行岗前培训,培训之前,清楚记得时任董事长的讲话:

  “从2003年开始,农村信用社进入了一个新的改革和发展阶段。这一年的627日,国务院下发了一个文件,就是《关于印发农村信用社改革试点方案的通知》,按照明晰产权关系、强化约束机制、国家适当扶持、地方政府负责的总体改革要求,由省政府对农村信用社实行间接、宏观管理,银监会依法行使对农村信用社的金融监管职能,省联社做为信用社的行业管理部门,这时的信用社终于有了自己的婆家。而现如今我们又再次站在了改革的前沿,我们大兴安岭即将诞生黑龙江省第一家农村商业银行!这将是一个新时代的开端!

  原来当年的培训期间恰逢地区信用社处于改制农商银行的关键时期,依稀记得时任董事长的慷慨激昂,依稀记得当时老同事的满眼希望,还有作为新员工的我们的似懂非懂,而当时的我认识到最深的道理就是改革是好事,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收获,就如同国家改革开放以来,国民富裕了,国家富强了。我想我们信用社改革也会给我们员工带来更多实惠,更高的薪酬以及更美好的生活水平。

  回首看,我们国家的改革开放已经走过了40个年头,而我们的信用社也伴随着改革开放获得了新的生命,仅以小镇的信用社为例:存款从五位数飞跃到了九位数,贷款从零飞跃到了七位数,固定资产也从仅有的一栋矮矮的土房到现如今一幢二层小楼。而我也成为了我们农商银行的一名员工。

  这些年来,变化的是我们的农商日益壮大,不变的是我们农商银行服务“三农”的初心;这些年来,变化的是一茬又一茬的新人换旧人,不变的是农商人对明天的信心;这些年来,变化的是一次又一次的改革,不变的是改革之后成效明显好于改革之前的困境。

  作为一名农信人,我从不怀疑改革的结果,我一直坚信我们农信的明天只有在不断的改革中才会越来越好!(黑龙江漠河农商银行风险部杨春燕)

 

  

 

附件下载:




电话:010-68981196 通用网址:中国农村金融网 网络实名:中国农村金融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2018315号-1 中国农村金融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