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封面专题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1-11 14:49:48     文章来源:原创     点击量:437

一张存单

 

  这是一个初夏的午后,外头知了也只是慵懒地叫上几声。营业厅里没什么人。我百无聊赖地坐在柜台里,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小键盘。

  这时,门推开了,进来一位头发花白的阿婆。阿婆环顾了下四周,便朝我走来了。我赶忙起身迎道:“您好!请问您需要办理什么业务呢?”

只见老人家哆哆嗦嗦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红色塑料袋,小心翼翼地揭开袋口,拿出一个旧报纸包裹的纸包,打开纸包,取出了一张存单。阿婆这才开口了:“姑娘,我取钱。”说着,把那张存单递了进来。

  我接过一看,居然是一张2004年的定期存单,抬头还是椒江农村信用联合社。存单有些泛黄了,却毫无皱痕,保管得很妥帖。紧接着,我又吃了一惊,存单的经办人处,赫然敲着XX”的名章,这不是我母亲吗?!她在农信的基层岗位上,兢兢业业一干就是几十年,现在已经退休了。想不到,这张存单经我母亲之手办出,如今在我手中收回,这多么像是我母亲交到我手中的接力棒。耳边响起母亲时常的叮嘱:要爱岗敬业,以社为家。

  我莫名有些动容,放柔了语气抬头问道:“阿婆,您身份证带了吗?”

  “带了带了,存的是我家老头子的名字,他身份证我也带了。”说着阿婆从另一个口袋里掏出身份证递了进来。

  “那您密码都还记得吧?”

  “记得记得!”

  “好的,您稍等,这就给您办理。”

  万万没想到,我一查再查,都显示该存单账号不存在!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再细细一查,这竟然是一张作废了的存单!早在2004年刚办不久就被挂失销户了!

  “阿婆,您这张存单……作废了的,要不您再确认一下?”

  “什么?作废?不可能!姑娘,你看仔细,不要弄错了!”

  “阿婆,我核查了好几遍了,的确是作废了,2004年那会,就被挂失取走了。

  “取走了?怎么可能?!”阿婆整个人都呆了,缓了半天,继续说道,“这票头我一直自己保管着,从没经别人的手,怎么钱就取走了!谁取的?!”阿婆越想越急,越急越气:“这些年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存着这钱,给儿子取媳妇儿的,咋说没就没了?!你们银行怎么管得钱?!不行!我就管你们要钱!今天这事不说清楚,我不走了!”

  大堂经理闻风而至,询问过情况后,赶忙劝慰阿婆:“阿婆,您别着急,挂失销户必须要存款人本人办理的,这张存单是阿公的名字,要不您先问问阿公,了解下情况?”

  阿婆应道:“我记得当初老头子存好钱,回来就把存单交到我手上了,怎么可能转头又把钱取了呢,问也是白问!”

  我也安慰道:“问一下无妨,我们这儿也继续查记录,咱们一块儿把事情搞清楚才是最要紧的,您说是不?”

  阿婆将信将疑地拿出手机,给她老头子打了电话,也不知对方说了啥,电话很快就挂了。大堂经理瞧着阿婆满脸恼怒,忙问:“阿公怎么说?”

  “他……他就叫我在这儿等他。”阿婆讪讪然地看了一眼我们。

 

  很快,阿公赶来了。阿婆一看到阿公,嗖一下起身过去就吼:“到底怎么回事?!”阿公赔着笑说:“嘿嘿,是我当年取掉的,不管人家信用社的事。”阿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好啊!你瞒着我!弄张票头糊弄我!说!你把钱弄哪儿去了?!你作死的!”说着就伸手往阿公身上捶去。阿公连连后退,大堂经理见状连忙阻拦。阿婆罢了手,却开始抹起了眼泪。

  “哎,你听我说,你先听我说完啊!”阿公急忙解释。

  “那您赶紧说呀!”大堂经理催着阿公。

  阿公慢悠悠从口袋里掏出本证来,往阿婆跟前一递:“喏,那5万块在这儿。大伙儿定睛一瞧,竟是一本红灿灿的股金证!

  “买了股金你怎么不早说,你瞒我做什么!”阿婆依旧气咻咻地说。

  阿公继续说道:“当初信用社募股,咱手头上正好存了点钱,这事儿我跟你提过,你不肯,非要存死期,说将来娶儿媳妇用……我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啊……”

  “你明着把钱存了,暗里拿去入股了,这入的啥股啊,能当钱花吗?!”阿婆抹了把脸,虽恼着却也有些无奈。

  大堂经理笑道:“阿婆,你还别说,不但能当钱花,还更值钱了呢,你这5万原始股啊,搁现在该值30多万了!阿公真是理财有眼光啊!

  阿婆听完又呆住了,拿着股金证翻来翻去地看,难以置信地念叨着:“真的吗?这红本值30多万?!

  “不会假,我骗你作甚。”

  “呵呵呵……”阿公笑道:“我就是看好信用社,咱老百姓自己的银行,政府扶持三农,咱农村老百姓日子越过越红火!信用社服务三农,自然是越办越好啊!入信用社的股,准没错!”

  “阿公阿婆,咱早就不叫信用社了,2005年那会改制叫椒江农村合作银行,如今啊,我们就要改制叫椒江农村商业银行了!改制啊,这股金要翻番了!

  阿婆这才破涕为笑,可是转眼又愁上眉头:“老头子,股金是翻番了,可儿子办酒席的钱还是没着落啊?”

  “别担心!”只见阿公变戏法似的,又掏出一本存折来,“看!”

  原来是股金红利的存折。阿公笑眯眯地继续说,“这么多年,我一分都没动,酒水钱都在这儿了,只多不少!”

  阿婆打开折子一看,喜笑颜开:“这银行还给咱发这么多红利呢!老头子,真有你的!”

  大堂经理应道:“是啊!您啊,光是我们的客户,还是我们的股东呢!这次改制农商银行,正要通知股东们签字!阿公,您既然来了,就请到二楼办公室签下字吧!”

  “好咧!”

  我在柜台里目送着他们欢天喜地地离去,低头看看手里这张旧存单,泛黄地真好看。一张存单,见证了农信精神代代传承,也见证了农信社十几年的风雨变迁,简单又不简单,亦如我,在这小小一片柜台里,平凡也不平凡。我正了正坐姿,心中油然而生满满的使命感!(浙江椒江农商银行张瑜千)

 

  

 

附件下载:




电话:010-68981196 通用网址:中国农村金融网 网络实名:中国农村金融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2018315号-1 中国农村金融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