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封面专题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1-10 14:45:50     文章来源:原创     点击量:423

苗乡九月说农贷

 

  农历九月,重阳前夕,湖南麻阳苗族自治县。

灿烂秋阳下,锦江河穿山越岭、蜿蜒流淌、如诗如画。这条发源于净山西的河流,出贵州铜仁即入湖南麻阳,水势从黔东山地的窄急渐变为湘西丘陵的宽缓。江边多是一幢又一幢花围树绕的新农舍,坡上多是一片连一片的冰糖果园。此时,正是橙子由绿转黄的时节,看着累累的果树,我仿佛闻见了甜甜的橙香。汽车从隆家堡长河村下了高速公路,就一直在锦江两岸行驶,令我可以一路美美地欣赏着田园风光。此行的目的首先是在敬老节前看望慰问基层农商银行退休员工,其次是调研支农贷款的历史发展情况。

  第一站

  第一站到了老县联社院子,看望原县联社副主任张应考老人。张老听说我来,还特意到院门口迎接。同行的麻阳农商银行董事长杨文德告诉我,前天张老才过了八十周岁生日。看着老人的脸,还有一些红润;握着他的手,感觉到依然有力。暖暖的阳光里,我们说笑着走向张老的家。

  张老身体健旺,人也健谈。在拉家常中得知他1958年便参加农村信用社工作,那时怀化第一家农信社成立仅六年。1964年他便开始担任信用社主任,1978年至1982年又调任尧市信用社主任。我问老人,四十年前在尧市工作时记忆最深的事是什么,张老说,便是有一次进村发放农户贷款时,一位农妇给他下了一碗鸡蛋面条,在当时的苗乡农村这可是一顿大餐啊。那时他是背着挎包、挑着货担进了苗寨,挎包里放着现金、存折、借据、帐簿等等——这就是人们常说的背包银行;货担里盛着锄头、镰刀、蓑衣、斗笠之类——这是少有人知晓的钱物结合,就是农户办理好三元、五元的放款手续后,信贷员并不给现金,而是将其需要的小农具交给农户,回去后再将等值现金交给提供货物的供销合作社。老人说,1978年前农户想要得到个人贷款简直是难于上青天,那可不是助长资本主义尾巴么,所以基本都是人民公社和生产大队的社队农业贷款社队企业贷款1978年后个人贷款业务才开始慢慢增加,到1982年麻阳开始实行首轮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则成为农信社的普遍业务。张老清楚地记得,1988年他到刚成立三年的县联社工作,年底全县信用社存款正好过千万,贷款余额接近八百万,其中五成以上都是小额农户信用贷款。

我问张老的女儿,小时候她对父亲记忆最深的事是什么?她微笑着说,她家是“半边户(一方为农村居民、一方为城镇居民的夫妇)”,母亲在锦和务农,父亲在尧市工作,兄妹们跟着母亲,差不多一个月才能见到父亲一次,每个月父亲单位发了肉票后,父亲当晚就会骑着个破单车、挂着一小块猪肉,叮铃叮铃地回家来,全家就可以吃一次肉了。

  第二站

  第二站是在2018年才退休的郭跃秋家里。老郭刚刚从河边钓鱼回来,一头银发、两颊红润。他笑着说,我就钓鱼这个爱好,锦江河保护得很好,野鱼很多。我说,看来您是适应退休生活了。

  他一言我一语地聊着。我知道了1977年老郭在板栗树信用社参加工作,1988年开始担任高村信用社主任,先后支持了当地小化工厂、猪鬃加工厂等乡镇企业,户均贷款就万把块钱。老郭说,八十年代后五年乡镇企业开始蓬勃发展,九十年代前五年进入鼎盛时期,处于大湘西地区的麻阳乡镇企业发展时间相对滞后些,1988年底全县信用社的乡镇企业贷款余额总共才50多万,到了1998年底乡镇企业贷款已接近1500万。他又感叹道,自己参加工作后的二十年里,村级集体经济萎缩得厉害,原来的社队农业贷款、后来的集体贷款几近于无,但随着农村个体工商户的增长,商户贷款需求增加了,1998年县联社新成立了城镇信用社,专门针对商户开展服务,他担任了第一任城镇信用社主任。

  我问老郭从事农村信贷几十年里最重要的心得是什么,他说一要与时俱进,“三农”情况变化了,农信社业务就要跟着转型,二要从严管理,贷款“三查”丝毫马虎不得。

  兰村支行是我此行的第三站。因金融产业扶贫工作突出,2015410日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曾到此进行调研。支行行长兰先明和我多次见面,所以交流很自然畅通。我说想看看支行以前的信贷档案,问问他个人从事信贷工作最深的感受。

  1992年参加农信社工作时,兰先明就在隆家堡信用社任外勤信贷员,那时发放的一般农户贷款每笔也就一两百元,现在贫困农户贷款每户可能达到三万五万元的样子,2016年兰村支行给农业产业化省级龙头企业麻阳蓝凤凰农业公司的贷款达到1200万元。他感慨这些年农商银行服务三农的能力是越来越强了。说到这里他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感觉自己经营管理能力还要不断加强,还要不断学习。

  在兰村支行,我认真查看了保存最早的一批信贷档案。八十年代初的就只有一张小小的印制借据,没有借款合同、身份证件、审贷小组记录,但是基本要素还比较齐全,包括分期还款的表格。

  我记录了其中一份:1982428日,村民李兰英借款金额30元、期限6个月、月息66毫,用途为买肥料,在此借据上加盖了麻阳县兰村人民公社黄毛坡大队第三生产队管理委员会圆形公章。

  九十年代末的则有了一个信贷档案袋,有了客户申请、审批表格、借款合同和抵押合同,还有贷后催收单。

我也相应记录了一份:1998411日,东头村28岁的村民滕召瑞借款金额2万元、期限12个月、月息11.76‰,用途为承包经营砖厂,以胡某的房产做抵押。

  第三站

  此行最后一站是麻阳农商银行总部。这个扎根于“南方水果之乡”的县级农商银行,院子都有着浓郁的地方特色——院墙的装饰图案来自苗族织锦,院内种着多株果树,此时正是柿红柚黄。

  座谈会上,我先请七零后的杨文德给大家说说他刚到麻阳县联社任职时的情况。他说,2009年他从外县交流来麻阳县联社任主任,看到2008年末联社的存款余额4.92亿,贷款余额3.23亿,其中涉农贷款2.68亿。当时涉农贷款产品较少,主要是农户小额信用贷款、农户联保贷款、农户抵押担保贷款、农村经济组织贷款和农村工商业贷款,而且利率较高,年化平均为13.17%。到20189月末该行存款余额31.44亿,贷款余额18.65亿,其中涉农贷款16.84亿;农贷利率平均不高于7.6%;并已连续三年被银监部门评为监管2C级机构。

接着,八零后的总行行长助理兼信贷部经理滕潭贵介绍了近年信贷产品创新工作。其一,2012年县联社与县扶贫办在石羊哨乡谭公冲村探索试办扶贫资金担保贷款,以扶贫办资金为担保向59户贫困户发放两年期贴息贷款105万元。这一新模式得到国务院扶贫办、人民银行等的肯定,并于20155月在怀化组织了全国部分省市金融扶贫小额信用贷款培训。其二,20139月配合县政府的农村产权改革,在四个乡镇信用社探索试办农房抵押贷款,岩门镇黄双冲村村民谭荣由此在全县第一个以自家农房抵押得到贷款5万元。20158月国务院《关于开展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和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贷款试点的指导意见》将麻阳列为全国59个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贷款试点县之一。至20189月末,已累放扶贫小额贷款22337万元,支持了4619户贫困农户脱贫;累放农房抵押贷款”11928万元,支持了1013户农户奔向小康。其三,20145月在谭家寨乡楠木桥村探索试办村级集体经济组织联合担保金贷款”750万元,支持了该村创建为全国文明村镇

  基层支行客户经理唐飞亚是九零后,最近被省联社评为“最美农信人”,准备月底去长沙参加颁奖晚会,当天刚忙完晚会筹备组安排的视频拍摄,发言时脸上还洋溢着一股开心兴奋的劲儿。小唐说,2012年她考入县联社做柜员20148月麻阳农商银行改制挂牌后不久,担任了信贷客户经理,感受最深的是省联社为基层开发了能为客户带来更多便利的金牌信贷产品——2013年初开始推出的便民卡,最大优势是当时在全国较先推出日用款、日计息的模式,现在50万元以下的农户、商户小额贷款和个人经营或消费贷款都可以绑定便民卡发放。而且,她发放出了自己营销的第一张“福福民卡”,它的特色基本与便民卡相似,但是最高额度可达200万元,这还是一笔农房抵押贷款”——高村镇农民滕召奎以自己在稻田垄村的农房抵押,获得了150万元福民卡贷款。说到客户的高兴劲儿,小唐都笑得合不拢嘴。她说现在正是猕猴桃、桔子、柚子收购季,做水果生意的滕召奎拿到福民卡后说要与她合影,发微信告诉亲友。

  归途依然沿着锦江河而行。这次虽然没去看望老朋友——楠木桥村的支书谭泽勇,但是在车上我又想起这位带领村民脱贫致富奔小康的苗家汉子曾说过的一句话,几十年来麻阳苗乡每一座果园里,都有农信社、农商银行浇灌的金融之水。当时,看到他们把刻着麻阳农商银行红色标志和黑色文字的不锈钢铭牌竖立在村集体果园里时,我想这标志绝不只是刻在了钢板上。

  望着如翠似玉的秋水,我想一个农信人就是一朵浪花,一代接一代,后浪推前浪,推动着服务“三农”事业的发展。一家农信社、农商银行的历史就是一条奔腾不息、曲折前行、有诗有画的长河,百条长河浇灌滋润着潇湘热土,千条长河浇灌滋润着中华大地。(湖南省联社市场拓展部总经理 彭树军)

 

 

附件下载:




电话:010-68981196 通用网址:中国农村金融网 网络实名:中国农村金融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2018315号-1 中国农村金融网版权所有